.:.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深入浅出》 作者: 胖樱樱(全本)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深入浅出》 作者: 胖樱樱(全本)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jeans517 [樓主]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8217
威望:1903 點
金錢:4057 USD
貢獻:12614 點
註冊:2006-11-10

  《深入浅出(1V1)》10、做爱声叫给外面的人听
  虽然床离窗户的位置有点远,但因为是玻璃窗,被敲的时候,那清脆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的响亮。
  夏寒眼底多的都是惊慌失措,略过他的脑侧,使劲的朝著窗户位置望著,扣著他的肩膀轻声的提醒著:“陆行,有人!”
  陆行额头的汗珠又顺著脸部线条滑落一颗。
  他当然也听到有人在敲窗户,但现在,是想外面站著是谁的事情吗!
  他的大鸡巴都要被绞断了,吸的他是又爽又疼的。
  趁著夏寒分心,陆行直接扣著她的骨盆位置向下一压,自己的后腰猛的往前一送,直接将卡在穴口位置的肉棒送到了小穴最深处。
  “啊!”
  这太突然了,夏寒惊呼过后,才觉得自己刚才的声音喊的有点太响了,赶紧的咬紧自己的下嘴唇用力的喘息著。
  意外的,好像觉得小穴也没那么的疼,原先她还以为陆行要是把肉棒硬塞进去,肯定会把小穴撕裂的。
  可现在,除了觉得自己身下撑胀的有点厉害,也没什么不舒服的感觉。
  夏寒还在适应著他的巨大尺寸,她听著陆行的呼吸也紊乱了,正充满狼性欲望的在等著她看。
  他终于将整根肉棒都泡到她那些滚烫的淫水当中,这温度舒爽的他差点没憋住,马眼处又挤出了好几滴透明的精液。
  裡面的软肉如同千万张小嘴在吸著他的肉棒,仿佛要将他给榨乾似的。
  “放松点。”
  他在这一个晚上,都不知道提醒夏寒多少次让她放轻松。
  他可不想做一个刚捅进去就秒射的男人。
  在床上的持久度,这可是代表著一个男人的脸面和尊严的。
  陆行将她曲成M的两条腿往她的腰侧推了推,让她的小穴可以最大化的和自己的下身贴合。
  他的后腰再次往前挺了挺,将肉棒根处的两颗精囊都紧紧的压在她的穴口处,蹭著那些被挤出来的淫水。
  他正准备试图开始进行活塞运动,听著玻璃窗再次被人敲响。
  这次,敲窗声落下,还听到有人站在外满出声喊著:“陆行哥,你睡了吗?你在看电视吗?怎么好像裡面有女人的声音?”
  站在窗户外的姑娘问著话,将自己的脑袋朝著玻璃窗上又使劲凑了凑,努力的想要透过拉紧的窗帘看到裡面的情况。
  她今天跟朋友去花街看了一场午夜电影,才刚刚回家,在经过陆行家的时候看到他屋子的灯亮了,这才准备过来看他一眼,想将自己在街上买的巧克力蛋糕送给他吃的。
  但敲了半天的窗户,都没有得到裡面的人的回应。
  她正以为陆行睡著了,想要离开,没想到听到了裡面传来一个女人的惊呼声。
  声音虽然很短暂,音调也显得有点怪异,但她完全确定,自己是没有听错的。
  夏寒听著外面传来人的喊话声,心头又惊了。
  “陆行,外面有人找你!”
  “正事要紧。”
  “可是、可是……”
  夏寒又不知道自己该从哪裡说起来。
  她现在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在做些什么。
  虽然她从第一眼看到陆行的时候,就幻想过自己被这个男人的鸡巴插小穴的画面,可现在真的发生了,她真的大胆的做到了,也才回过神来,想起自己对这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压根就不熟悉,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之类的。
  刚才外面那个女生在衝著裡面喊话的样子,好像跟陆行关系很好很熟悉,说不定,现在站在外面的那个人就是他的女朋友。
  那她,不就成了小三了?现在还隔著一扇玻璃窗,跟别人的男朋友在插著穴。
  夏寒脑子犹豫过后,立马伸手抵住陆行的胸口处,摇著头想要后退,把他的肉棒从自己的小穴裡面拔出,可她两条腿现在被禁锢著抬起,根本就没 办法动弹。
  挣扎过后,她才压低嗓音说著:“不行,陆行,这不对的,外面是你的女朋友……”
  “谁跟你说我有女朋友了?”
  他有点生气。
  从头到尾,从他们两个人认识那么几个小时的时间,夏寒都在暗中勾引了他多少次了,那双眼睛那么的魅惑,结果,每次到关键时刻,就跟他扯什么不可以继续下去的话。
  他的鸡巴硬撑这样,撩起火来就不管了?
  现在都已经捅进去的,还要让他拔出来,哪裡有这么好的事情。
  陆行丝毫不给夏寒缓衝的机会,屁股和后腰就跟安装上了马达似的,直接快速的朝著她的小穴汆插。
  他肉棒隻退出那么一小节就会再次狠狠的朝著她的宫口撞去,完全不给她任何反应的机会,用著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刺激著她,击溃她所有的防备。
  夏寒刚开始还能试图撑起身子,做出跟他谈判的架势,可在他来回插了三四下之后,整个人就再次软的躺定在床上,大脑变得一片混沌不堪。
  她悬空的两隻脚在晃荡著,听著身下被汆出噗嗤噗嗤的水声,忍不住从喉咙深处和鼻管发出了轻吟声,想要和身下被挤压的淫水声,还有他的精囊拍上下身的啪啪声进行一场合奏。
  陆行看著夏寒抬手捂著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会叫出声再让外面的人听到,眼底一邪,放慢了快速撞击的动作,缓慢的将肉棒往外退出。
  夏寒感觉身下明显的空虚起来,正带著祈求的看向陆行,就被他那快要退出到头的肉棒再次狠狠撞入,那深度,仿佛都将宫口给顶开了。
  “啊!”
  她实在是忍不住了,张著嘴巴叫出了声,跟著喘息了好几口气。
  撑起的脑袋还能看到自己小腹被顶出了隐隐的一块,这是陆行大鸡巴的弧度,这么大的一根玩意儿,正塞在她的身子裡,给她在带来从未体验过的快感。
  《深入浅出(1V1)》11、你的叫声很好听(100珠加更)
  都说别强把0.7毫米的笔芯塞进0.5毫米的铅笔裡,其实,也不是没办法容纳下的,不是吗?
  夏寒的双眼已经开始变得迷离,再也控制不住理智的涣散,陆行对她现在的状态,觉得很满意。
  窗外站著的人已经冻到在张嘴朝著自己的双手哈气,久久都没有听到屋内传来回应声,正准备失望的转身离开,没想到才偏过脑袋,就再次听到屋内传来女人的媚叫声。
  这一次的声音听的更加明显,让人忍不住也有些浮想联翩。
  犹豫过后,她侧著脸,朝著窗户上悄悄的贴去,想要听清楚裡面做爱的过程到底有多激烈,竟然连她敲窗户喊人的声响都能忽略。
  耳朵才朝著窗户碰去,被上面低下的温度一冻,寒凉直蹿大脑,她这才想起,这屋子裡面就陆行一个人住著,哪裡来的女人。
  所以,说不定他是在裡面一个人看毛片,男人嘛,毕竟都是有生理需要的,肯定趁著夜深人静的时候,看点小片子,动动五指姑娘,也是正常的。
  隔著一层玻璃窗,她仿佛都能穿透看到裡面陆行正靠躺在床上,一边看著电脑裡面糜烂的画面,一边收紧那隻骨节分明的手,握著胯间昂首立起的肉棒上下猛烈的撸动著,用力到手背青筋都能憋出的地步。
  要是他能把那根直立起的鸡巴,塞到自己的小穴裡面,那就完美了。
  她难受的把两条腿夹紧,暗暗的摩擦著自己的膝盖,依旧努力的朝著窗户窥探著,想要看透那层掩盖的窗帘,看到裡面火辣的一幕。
  屋内。
  陆行看著夏寒越怕自己叫出来的声音被外面站著的人听到,就越发来了兴致。
  他肉棒抽插的速度放缓到极致,每次都慢慢的往外退出,隻留一个龟头塞在小穴裡,还要停顿两三秒,在夏寒开始感觉空虚难耐的时候,再次朝著裡面狠狠的撞去。
  每一次的退出又摩擦撞击,把夏寒的胃口越吊越难受。
  这就好像你刚从沙漠裡面出来,正急著想要喝水,偏偏有人每次隻拿针管给你滴上一滴水珠而已。
  但你著急也没用,主动权全被别人握在手裡。
  夏寒烦躁的眉心都拧了起来,不安分的扭了扭身子,试图将自己的屁股往下压,让小穴能多吞噬他的一截肉棒。
  两隻被他手臂撑起的腿晃动著,怎么努力,都被他钳製的死死的,反而一不小心,还把卡在穴口的龟头给蹭掉了。
  这下,小穴彻底空的一乾二淨,除了那些没堵住的淫水在沿著股缝往床单流淌,带起一阵热度,就连大腿根部,都因为没有他的紧密相贴而觉得冷的要命。
  陆行也觉得不舒服,自己的鸡巴泡在小穴裡面暖暖和和的,现在一退出,因为屋内渐渐消散的暖气,再加上肉棒上面半乾的黏腻,这股冷意对他来说更为明显。
  他伸手摸过床头的空调遥控机,将暖空调打开之后,扯过夏寒并拢的腿一压,将她下半身扭成侧躺的姿势。
  “在床上就是要放纵肆意的时候,你不知道你的叫声很好听?”
  陆行说著话,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盯著她看著,胯间被淫水浸润的晶莹的肉棒,正雄赳赳气昂昂的立在那边,让夏寒觉得不好意思,又很想伸手朝著那大鸡巴抓去往自己小穴裡面塞。
  他刚才的那番话,听起来像是一番鼓励,让夏寒也有些不想在刻意的压製自己的欢愉。
  她脸上的潮红才刚刚有点褪下,脚踝就陆行的手扣住,随著他再次抬脚朝著床上跪来,她紧闭的双腿也再次给打开。
  屋外空调外机转动的声音已经彻底的影响了外面的人对屋内的偷听。
  这空调外机一转,好像也把屋外的温度降低的更厉害,碍于天气寒凉,对方也只能恋恋不舍的裹著冻僵的手,转身回家。
  在她走出院门的那一刻,陆行正扶著自己的肉棒,挽抱著夏寒的一条腿,重新朝著她的小穴内挤去。
  ————
  没错,我是来日常求珠珠的,来啊,用珠珠砸我啊!快点!砸我!
------------------------
5

TOP Posted: 2021-02-04 06:22 #12樓 引用 | 點評
jeans517 [樓主]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8217
威望:1903 點
金錢:4057 USD
貢獻:12614 點
註冊:2006-11-10

《深入浅出(1V1)》12、侧入式更爽
穴道内灼热的温度还没降下来,肉棒缓慢刺进的那瞬间,热度和紧致感舒爽的陆行不禁微张著唇暗中发出一声感歎。
因为有了前一次的穿插做爱,已经有足够的淫水做好了润滑,大概小穴也已经适应了他鸡巴的尺寸,所以,这一次的刺入,格外的顺利。
由于陆行刻意的放慢动作,夏寒都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穴道内层层的褶肉被他龟头顶开抚平的感觉,就好像用指腹在顺著划过电脑键盘,小小的颠簸将她身子的敏感度在不断放大著。
直到两个人的私处紧紧的贴上,微卷曲的阴毛都互相粘钩,她附在小腹上的手,掌心都能感觉到裡面的那一抹硬度。
“太深了……”
陆行压根就没动,只不过是把肉棒送到了最深处而已,就让夏寒忍不住的张著嘴巴喘息,想要起身看看自己下面是不是被捅坏了。
但她才稍稍一动,只是脑袋离开身下的床,就感觉自己的下身又让陆行的鸡巴往深处捅了点,只能又躺回去,不安的伸手朝著他抱著自己大腿的手摸去。
“这是侧入式,做起来比刚才的会更舒服,老子动起来的时候,你可以感觉到老子的肉棒能把你给捅穿。”
陆行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一个认真授业的老师。
他要把夏寒开发起来,把她那股骚媚天性给激发出来,以后要让她坐在自己身上放荡的摇摆,把胸前的两个大白奶对著自己不停晃。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在夏寒的身上找到那么多的满足感,哪怕现在就这么插著她没动,也觉得够爽。
她的小穴,真的没有一刻停止在对他的肉棒进行吮吸,从龟头插进的那瞬间开始,就不断的想方设法在绞著他,让他射精。
他想起了网上的一句话,说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是一正一负,能被互相吸引走到一起的,说明你们就是完美的适配,只是有些人在不断的寻找自己的那一半,有些人恰好就能一下子找到对方。
今天,就是他找到夏寒的时候,如果不是相匹配,他也不会被她几个眼神就勾起消不下去的性欲来。
陆行眼神变得炙热,伸手扯了一把夏寒的发硬的奶头,在她吃疼的垂眸朝著自己胸口处看去的时候,他的后腰开始摇摆向前挺去。
第一次退出撞入,夏寒就感觉自己的宫口被他的龟头挤开,这股充盈感,仿佛都能牵扯到肚脐眼的位置,从深处带起一股痒意,透过神经将爽感直激大脑顶端。
确实,就跟陆行说的,这个侧入式会比刚才更舒服,更令人上瘾,因为够深,够能把她深处的空虚感完全填补起来,甚至还能超过好多。
“叫出来,别忍著,就跟刚才一样叫出来。”
陆行身下耸动的越来越快,松开了抱著她的大腿,俯身伸手抓上了她另一边随著身子在摇晃著的嫩乳,揉捏出各种各样的形状。
他一弯身,就将她变得坚硬的阴蒂挤压,他下身略硬的阴毛还无意的刺了一下,让夏寒再也没憋住,湿润的舌尖抵著嘴唇边,哼唧出了声:“恩……恩啊……”
舌头舔了一圈嘴唇,都没得到陆行的亲吻,她才恋恋不舍的收回口腔,半眯著眼睛,双手覆盖在他抓著自己双乳的手上,随著他的动作一边揉著自己的奶子,一边哼哼著:“快点,再快点,真的好深,我的小穴要被你插坏了,陆行……”
“再叫我一声。”
他觉得自己的名字被夏寒哼唧的时候念出来,那嗓音听起来软软的,真的是他妈的好听。
“陆行……”
夏寒乖巧的做著回应,听得他双眼一红,直起身子,将她贴在自己腰侧的那条腿折迭朝著她身上压去,将下半身最大化的暴露在他的视线范围内。
他低头就能看到自己的肉棒每次进出都能从裡面带出一股晶莹的淫水出来,她的两半阴唇紧紧的裹著自己的肉棒,在他退出的时候还有一点嫩肉被外翻带出,让他真的是想立马就操死这个小骚货!
—————
《深入浅出(1V1)》13、想要你摸我奶子操死我
陆行发狠的朝著她小穴深处撞击著,速度越来越快,摩擦的温度将肉棒的颜色又加深了一些。
夏寒的一条腿曲起被他按在自己的腰侧位置,另一条正被他压在身下,她明显感觉大腿根部皮肤在传来绷紧,把小穴也跟著挤压,更能清晰的感觉到陆行肉棒每次穿插过的摩擦感。
她不安的扭著身子,努力的正面对上他,将自己的胸口向上挺著,脑袋撑著身下的床,把脖颈曲成一道优美的弧度。
“恩……陆行,陆行……”
“想要什么,说出来。”
陆行看著她潮红的脸,不安分的手不断的在自己的乳尖和小腹来回划拉,其实一眼就看出她的需求是什么。
亲吻、拥抱、私处之间的摩擦,这都是构成做爱缺一不可的。
只是夏寒太内敛了,不懂得把自己想要的大声表达出来,就好像她早就想要被自己压在身下狠狠操弄,可除了那勾人的眼神,就没有试著出声问过他能不能做一次爱。
要是他今天没打算试探夏寒,是不是这一炮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打上?
陆行放缓了自己肉棒抽插的速度,夏寒刚刚明明就差一点要到高潮了,被他突然之间的停顿给压的迷离的双眸重新附上一层清醒。
下身自从被填满过后,就好像把贪欲给扩大化了,只要他一放慢动作,她现在就觉得小穴裡面空的让人难受。
“你想要什么,说出来。”
“想要继续操你?想我摸你的奶子,吸你的乳头?想我怎么乾你,夏寒,说出来。”
陆行说话声音总给人带著一股魅惑的语调,嗓音低沉又语速缓慢,可裡面蕴藏的力量感,又对她进行了无限的鼓励。
夏寒脸上闪过一抹难色,被他的肉棒狠狠的撞到顶,大脑的思索被片刻打断,到嘴边的话变成了一抹淫叫:“恩啊……”
正当她还期待著可以再被衝撞几下,把那种撑开宫口的满足感重新带给她,陆行却再次放缓了速度,慢慢的往外退去,一路都没有要暂停的意思。
要是再这样下去,他的龟头都要拔出去了。
夏寒一紧张,身子本能更快过大脑思考出答案,小穴已经用力绞紧,把即将退到穴口位置的龟头用力吸紧。
陆行没想到夏寒小穴会突然之间刻意收紧,他原本还想训练夏寒,现在差点被她的骚穴给吸到射了。
龟头被穴道裡面的嫩肉团团挤出,马眼处都能清晰感觉到那些软肉的贴近,这种感觉,就好像在吃那种吸吸冰,要把裡面剩余的几滴饮料全部用力吸出去。
就差那么点,他要缴械投降,幸好在最后,将那股从尾椎漫延上去的电流感给压下,愣是把射精的欲望憋了回去。
好在他这一忍也没算白忍,听著夏寒也受不了空虚的出声喊著:“我想你插我,狠狠的操我的穴,也想你摸摸我的奶子,揉一揉它,陆行,快点操我,我好难受,我裡面好痒。”
夏寒说著话,已经伸手自己先开始捏起自己的嫩乳,硬挺的如同红宝石似的乳尖,正被她夹在指缝当中向上拉扯著。
从话说出口的那一刻开始,她好像觉得在性爱的时候提出自己的需求,也不是一件多么不好意思的事情。
做爱,本来就是要让双方都到达极致愉悦的事情,如果没办法好好享受,那又为什么要开始这件事呢。
陆行扯唇一笑,腰身一挺,再次将肉棒送到最深处。
下一秒,他将她曲起的腿一推,把她的两条腿并拢,将她下半身再次扭到侧躺。
夏寒看著陆行紧贴著她慢慢的躺下,都能感觉到他的鸡巴插在小穴裡面在旋转撕摩,好几次,她都担心随著他的移动,那根肉棒会从小穴裡面滑出去,她不想再感受从穴道裡面传出空荡荡的感觉。
幸好,到陆行贴著她后背躺定,这跟肉棒还稳稳的插在裡面。
“还是侧入式,不过这样的话,老子随时都能玩你的奶子。”
陆行说著话,张口咬住了她的耳垂,舌尖勾勒过后,又落到她的耳蜗裡面打转著。
他的鼻息还有哈出的气都洒在她的侧脸处,耳朵裡面被他的舌头搅的也在一阵又一阵的传来水声,和他身下已经开始重新操弄的小穴发出的泥泞声不断相交织。
陆行的吻又落在她的脖子,肩膀,他的两隻手从她的背后环抱著,掌心牢牢的覆盖在两隻嫩白的乳上,不断的揉捏著。
夏寒觉得自己都要化成一滩水了,除了无力的闭眼享受,她都不知道自己还能再做些什么。
“舒服吗?”
“恩……舒服,陆行,再深点,能把我操死的那种。”
陆行的呼吸声瞬间变得沉重,每次下半身的撞击,都能有多用力就有多用力,顶的夏寒感觉自己下半身的骨头都要错位向上移去。
“啊……太深了,你慢点吧,陆行……我要被你操死了,你轻点吧。”
夏寒用力掰扯著陆行捏著她嫩乳的手,试图阻止他真的越捅越深的行为举止,可这并没有什么用。
她都不知道这一晚,自己到底被陆行操到什么时候才回自己房间的。
印象中,到后来,房间内都是她的软叫求饶声,她被陆行带著在床上两具肉体相贴的翻滚著,最后她向天躺在陆行的身上,被他一边用鸡巴插著穴,一边用手揉著发硬的阴蒂到了高潮,小穴吸的他不得不把肉棒拔出射了精才结束了这场开始的性爱。
等第二天夏寒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大中午的时候。
她才拖著酸软的两条腿下了床,就听到外面隐隐的传来女人的声音,并且,这声音,还有点熟悉的很。
她拧眉仔细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昨晚她和陆行在做爱的时候,外面有人敲窗户在叫陆行。
这两个声音,是一样的,也就是说,现在在外面的女人,就是昨晚敲他们窗户的那个人!
------------------------
5

TOP Posted: 2021-02-04 06:23 #13樓 引用 | 點評
jeans517 [樓主]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8217
威望:1903 點
金錢:4057 USD
貢獻:12614 點
註冊:2006-11-10

《深入浅出(1V1)》14、男女授受不亲
夏寒的脑子瞬间空白一瞬。
她很心虚,虽然她知道,昨晚窗帘拉的紧密严实,在外面的人是根本就看不到裡面他们正在做爱的事情。
但是,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和止不住的慌张。
这要是让别人知道,自己和陆行认识不过几个小时就在床上赤裸著翻滚,是不是显得自己太不矜持了。
可是,她又很想知道,外面现在在跟陆行说话的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昨晚陆行说他根本就没有女朋友,或者,对方也是他的一个炮友?
陆行根本就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好人一个?
她呆呆的在原地站著发愣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带著好奇心,开门走了出去。
门打开的时候,她一眼就看到站在门口位置的陆行,他的身边还站著一个姑娘,正拿著袋子要往他手裡塞去。
她和陆行的房间是相对的,两个房间的房门,也是屋子大门进来后左右两边的位置。
陆行正在将靠近他房间那边的半扇大门关上,他一动,那姑娘拎著手裡的袋子就跟著他挪著小碎步。
夏寒就这么呆呆的站在自己的房间门口,盯著他们两个人一前一后的挪著。
陆行将他那边的半扇门关上,准备将她这边的半扇大门也关上,抬起头对上她站定的身影的时候,明显的惊了一跳,大概是她刚才开门出来的动作太轻,都没有让他们发现自己的存在。
不过他恢复镇定的倒是快,语调不冷不热的问著她:“醒了?睡得还好?”
前半句问话,配上他说话的语气,让夏寒都觉得昨晚他们疯狂的滚床单,她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陆行,不过是她的一场梦境,一个臆想而已。
但听到后半句问话传出,再加上陆行那幽深的黑眸牢牢的盯著她,仿佛要将她看透看穿,让她的脸瞬间红了一个通透,才恢复清醒点脑袋,再次变得混沌,除了傻傻的点头,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才好。
怎么会气氛显得那个尴尬……
这跟昨晚水乳交织时候的氛围根本就不一样。
“啊!你怎么会在陆行哥的家裡,你谁呀!”
跟在陆行身后的姑娘满是警惕的喊著,手裡一直举著的袋子也已经放下。
她一个闪身就衝到夏寒的面前,那气势汹汹的样子,好像是要护著自己专属的私有物品似的。
夏寒又慢慢的从她脸上将视线落到她身后方的陆行。
这姑娘喜欢陆行,很明显。
也是,大半夜的都能做到来敲窗,这要是不喜欢陆行,也真的说不过去了。
只不过,她不确定陆行对这小姑娘的感情是怎么样的,想到陆行会喜欢上别人,让夏寒莫名觉得心情不悦。
她眉心一拧,又听到面前的人没有了之前咄咄的态度,有些不确定的问著:“你是……夏寒姐?”
“你是?”
“我是萌萌呀。”
“萌萌?”
大概是刚睡醒的原因,夏寒真的大脑迟钝的要命。
她呆愣愣的站著思考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眼前的小姑娘是谁。
就是隔壁的李萌萌,小的时候,这个小姑娘还天天跟在自己身后到处晃悠,后来,他们一家子在城裡买了房,就直接搬去城裡住,只有每年李萌萌放寒暑假的时候,才会回来看望李奶奶和李爷爷,在这裡小住一段时间。
不过那个时候,夏寒早就也去外地上学,都是住校,后来又直接在外面工作,也不经常回来,所以都没有和李萌萌再见过。
没想到记忆深处的那个小女孩,转眼间长这么大,已经彻底长开,打扮的还那么漂亮,她都没认出来。
相比较之下,夏寒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宽松的珊瑚绒睡衣,这蓬头垢面的,都有点不好意思继续站在这裡。
“夏寒姐,你不是把房子出租给陆行哥了吗,你怎么突然之间就回来了?”
“出了点事,回来借住一段时间,所以我也退了几个月房租给陆行当赔偿。”
“哦,怪不得我昨晚好像听到这裡有女人的声音,原来是你啊,夏寒姐,不过,昨天你是去陆行哥的房间裡面参观了吗?”
李萌萌装著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在问著话,但那双清明的双眸中带出来的试探,让夏寒看的心底警惕性十足。
她很明显是故意在这么问的,那略显锐利的眼神每次从她面上扫过的时候,都好像是在跟她说,其实我知道你们昨晚都做了些什么,所以都实话跟我交代清楚吧。
这小姑娘,已经变得早就和记忆深处的人不一样了。
特别是她还喜欢陆行,加上嫉妒心的作祟,早已经对自己的出现充满敌意了吧。
夏寒现在可以确定,陆行对李萌萌是一点意思都没有,否则的话,她没必要现在故意装出纯良又不敢表现的太明显的针对自己。
她跟陆行要是你有情我有意的,现在就该把陆行搬出来直接宣誓自己所有权来给她看。
夏寒看向陆行,心裡稍稍松了一口气,但同时也觉得更加不悦。
虽然她很清楚,李萌萌喜欢陆行,这不是他能控制的事情,但她就觉得不开心,感觉自己的东西被人给佔了。
她看著陆行张嘴准备出声接刚才李萌萌的问话,他眉眼都下沉,面色都发虎,肯定是要对李萌萌进行一番训斥,夏寒更快他一步,带著好不遮掩的小脾气,说著:“你想多了,我昨天收拾好屋子都累的不行,早就睡著了,况且男女授受不清,我跟陆行说好了,各住一间屋,互不干涉。”
“这样啊,是我误会了,夏寒姐,你有男朋友了吗?我喜欢陆行哥,我正在追他呢。”
李萌萌面上笑嘻嘻的跟夏寒亲昵的聊著天,想要将两个人的距离拉近,但她的暗示,却让在场的人都听得极其明白。
《深入浅出(1V1)》15、他去而複返
陆行跟夏寒的年纪比李萌萌都要大上好几岁,就她现在在表现出来的模样,根本就称不上是什么演技高超,容易让人著了套路。
更何况她还一直刻意的将自己的意图表示明显,想要佔有陆行。
夏寒已经明显觉得自己的心情不佳,但憋了半晌,又觉得自己跟李萌萌争抢也没什么意思,陆行对她压根就没兴趣,等会儿她们两个女的互相斗的要死要活,只是增加了陆行被人喜欢的骄傲感。
她又能明显感觉到陆行那仿佛能将她看透看穿的视线,极有分量的落在她身上。
他的神色有几分凝重,像是在等著她做出一些回应。
被两个人的注意力聚焦,让夏寒磨磨蹭蹭的才出声发表了自己的应声:“哦,那你加油。”
“加油?”
李萌萌也被夏寒不按常理的出牌方式打的有点阵脚混乱。
女人对感情方面的第六感都是很强烈的。
她今天一早就在偷偷注意这边的动静,在陆行醒来之后就立马跑来给他送了巧克力蛋糕,然后等到饭点,赶紧又将奶奶做的红烧肉打包了一份给他送来,为的就是再三试探昨晚自己在他屋外偷听到的奇怪声响。
她都决定了,陆行要是松口承认自己昨晚忍不住在自慰,她就暗示他以后想做爱可以找自己。
结果,话都没试探出来,就看到夏寒从对门屋裡出来。
当时她立马就有股很强烈的直觉,夏寒昨晚在陆行的屋子裡。
可她试探了一番,夏寒那淡定的态度,又让她对自己的想法产生怀疑,在夏寒刚才那么淡然的说出让自己加油的话,她更加怀疑自己是想太多了。
李萌萌把心中的警惕松懈几分,又转变了自己对夏寒暗中咄咄逼人的态度,热情的问著:“夏寒姐,你还没吃午饭吧?我奶奶做了红烧肉,我给陆行哥送来,正好你也可以一起吃点,可好吃了。陆行哥,你就吃完饭再出门吧,也不差晚这么几分锺的时间。”
“你要出门?”
陆行听著夏寒略显惊讶的问话声,瞳眸变得更加幽深,仿佛一口幽井似的。
这女人,现在总算是注意到他了。
她刚才的态度,差点让他以为她患上了穿上裤子就忘记他的病。
昨晚他那么卖力的操的她要死要活的,看来给她留下的印象还不够深刻。
夏寒被陆行瞪的后背脊直发毛,瞬间就感觉自己的两条腿酸软的要站不住。
她恍惚中回想起自己昨晚被他低头吸著奶子的时候,他偶尔会抬眸和她迷离的眼眸对上,那个时候,他的眼神也像现在这样,黑沉的仿佛旋涡,能把她吸进去彻底陷入沉沦。
李萌萌看著夏寒和陆行两个人视线互相交织,仿佛磁铁似的锁上,心中的不安感再次放大。
她赶紧出声吸引两个人的注意力,说著:“对啊,陆行哥要出去采风拍照,他要找灵感,对了,陆行哥,你不是准备早点出门吗,要不我们现在就走吧,我想去花街,你送我过去吧,那这红烧肉我就留给夏寒姐你吃了,我跟陆行哥到时候去街上吃点就好。”
李萌萌说著话,将手裡的袋子往夏寒的手中一塞,转身扯上陆行的手就想把他拉走。
陆行没动,依旧两眼死死的盯著夏寒看著。
夏寒能从他眼中明显的看到不悦,她也想叫住陆行,发小脾气的让他呆在自己身边别走。
可是,她用什么身份可以命令陆行?他们两个人也没有交往吧,只是昨天双方都来了兴致的打了一炮而已。
他也没说过喜欢她的……
夏寒慢慢的低下头,刻意避开和他视线接触,李萌萌看著陆行和夏寒,面上也有些焦急,手上更加用了点力气,催著:“陆行哥,我们走吧,你去开车,我跟我奶奶说一声我要去花街。”
这一次,陆行倒是有了反应,对著夏寒说著:“记得锁门,还有,记得擦药。”
语毕,他抽离了被李萌萌抱住的手臂,带著李萌萌这个跟屁虫就往外走去。
直到外面车子开远,再也听不到李萌萌一直追问著夏寒是不是受伤了,为什么要擦药的话,夏寒这才站在门口回过神来。
擦药?她需要擦什么药?是在提醒她昨晚被操的太猛,小穴会有点受不住他肉棒的蹂躏吗?
既然这么关心她,为什么还要跟李萌萌离开!
他竟然真的跟著李萌萌走了!
夏寒觉得自己的嘴巴都在犯苦,心口处憋著一团火的把李萌萌给自己的袋子放到外面的桌上,转身走回房间,将房门砰的一下甩上。
她闷在床上也不知道自己在烦些什么,明明她想的很清楚,自己跟陆行也不过是一夜情而已,大家都是成年人,你情我愿的上了床,上床之前没有用感情说事,也不该穿上裤子就这么约束对方,可她就是觉得自己现在烦的很。
她也不知道自己一个人闷著被子想了多久,只在恍惚中,好像听到外面传来车胎压地的声音。
正当夏寒想要立起耳朵尖听仔细的时候,就听著自己的房间门被人打开。
她赶紧的坐起身,满是恐慌和警惕的盯著玄关位置看著。
房间门被关上又落上了锁,随著脚步声的靠近,她看到背光的身影走来,这才将紧绷的肩头放下,惊呼著:“你怎么回来了!”
------------------------
5

TOP Posted: 2021-02-04 06:23 #14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10, 08-04 0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