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公妻(1-7完结)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公妻(1-7完结)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流利 [樓主]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2451
威望:381 點
金錢:88 USD
貢獻:52390 點
註冊:2014-03-29

第六章下(4)

  我并不是白痴,所谓妻子的「吃香蕉」我当然也知道是什麽,她可能真的相
信张放告诉她的,我有绿帽癖。真的,这次视频带给我的,并不是联繫上妻子的
喜悦,反而心裡有种莫名的忧伤。其实我没办法说自己特别厌恶这种感觉,毕竟
手上的液体也说不清我不是个有着淫妻癖好的人。但我就是有种忧伤,像经过多
年的努力终于获得的东西被人拿走了一样,并且这个东西倾注着我对它的爱,深
沉的爱。

  这导致我今天一整天都是浑浑噩噩的,甚至在网络会议上,我这种状态还被
上司批评了。他不知道我最近经历了什麽,责怪我也是无可厚非的。

  可我知道自己的心灵正在经历着改变,甚至我渐渐认为我已经接受了现实,
接受了妻子变得如此淫荡的事实。

  我彷佛看到了往日在我印象中的那个贤淑美丽的妻子,正开始与现在每天含
着别的男人的肉棒的妻子,合二为一,变成我所不认识的人。

  今天,也是奇怪的一天。

  当刺眼的阳光照射我的眼底时,第二天已经来临。我习惯了从一个人生活到
两个人生活,再到一个人生活的日子,只是与以前不一样的是,床头上挂了幅婚
纱照。她以前笑得可真美。

  自己刷牙擦脸,自己做早餐,自己吃早餐,自己收拾餐具,自己准备速溶咖
啡,然后自己开始工作。

  平澹的,难受的,彷徨的,我的上午已经消逝。时间彷佛只是数字的增加,
没有在心底留下任何痕迹,直到……

  直到手机微信铃声响起,是灵的微信视频请求,我接通了。

  「老公,过得还好吗?」映入我眼帘的是灵的脸庞。

  即将涌上眼睛的泪水被我咽回肚子裡,我强忍着微笑着答道:「嗯,你呢?」

  「老公,我……怀孕了!」

  妻子传来的话让我喘不过气来,极大的震惊和悲哀在心裡蔓延,应该发生的
和不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

  妻子的体内孕育着一个生命,可笑的是,这个孩子不是我这个名正言顺的丈
夫的,是那些对着妻子只有着性没有爱的畜生播种的。如果这世界上真的有老天
爷,我会大笑着将手中的手机砸向他,不问为什麽要如此对我,只骂他有眼无珠。
虽然我对妻子怀孕这个结果早已预料到,毕竟,毕竟……

  「毕竟我每天都是在和他们做爱中度过的,他们每天都抱着我,用力地深入
我的体内,将他们的子孙后代注入我的阴道,射入我的子宫。」妻子的面庞带着
笑意,那种笑意越来越浓,甚至让我感觉到了狰狞,「当某天我怀上他们的孩子
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吧!不知道你今天会不会后悔,后悔在一个月前将我送到他们
的淫窝,把让我生下第一个孩子权力交给一个陌生人!不过像你这样的绿帽狗一
定很高兴吧,就算嘴裡不说,心裡也颤抖着,兴奋着,看着我和其他人抱在一起
亲吻,帮他们含硬肉棒,然后打开双腿,让他们进入,一个一个将他们肮髒的精
液射进我的体内,生下他们的孩子。在心灵的满足和肉体的满足同时爆发,宣洩
你那噁心人的淫慾!」

  我没有反驳,只是闭上了眼睛,良久才道:「注意照顾好身体……」我的声
音沙哑且颤抖。

  「老公~,他们等下马上要开苞我的……菊花了,我后庭的第一次,就要给
别人了,高兴吗?啊?你知道我的肚子裡都是什麽吗?是精液,是他们的精液,
腥臭的精液。他们把他们的精液装在瓶子裡,今天上午灌进了我的直肠里,说是
灌肠润滑两不误。你的好兄弟,对,就是那个每次能将龟头插进我子宫的张放,
我的菊花第一次就要献给他了,毕竟他这段时间给了我你这辈子可能都给不了的
东西——那种极致的高潮,一波未平一波……」妻子还没描述完,似乎就有脚步
声从妻子的房间门外传来,「他们要来了,老公你不是有绿帽癖吗,应该会喜欢
这个场景吧。我把手机镜头对着床上,你自己看~」

  「我……」话语未出口,镜头已改为后摄,随着手机的翻转,屏幕的画面一
下变得开阔起来,当镜头平稳时,我能清楚看见妻子所在的房间裡一部分的画面:
刷着白得刺眼的漆牆旁边,吹着暖气的空调下,一张大得夸张的床上,妻子已经
准备好了姿势,赤裸着趴在铺着白棉被单的床中央,将自己的纤细的腰部下压,
脸埋在枕头裡,抬着自己的臀部,展示着自己淫荡的双穴——塞着肛塞的菊花与
那无毛的私处。

  一个个男人鱼贯而入,第一个进门的是穿着运动套装的张放,他的脚步几乎
听不到。可后面穿着皮鞋的几个人的脚步却很重,他们跨着步子,西裤垮在腰部,
皮带要不是穿在裤子的布带扣上,可能已经掉下来了,上面都穿着衬衣,颜色有
的有些差别。

  他们说笑着,嘴裡儘是些污言秽词。

  「啪」,妻子的白嫩屁股上立即泛白,然后马上出现了一个红手印,妻子也
随着这一巴掌抬起了埋在枕头裡的头,「啊」的叫了一声。

  「怎麽样,舒服吗?」张放又摸了摸他刚打过的手印,戏虐的问道。

  「舒服~~」妻子又将头埋进了枕头,她的回答的声音却充满了诱惑。

  站在床边的一个人拉起妻子的头髮,将胯部顶了上去,「这时候还害羞呢,
给我舔会。」

  妻子的脸庞被拉到了那个人的阴茎旁边,她顺从的张开了嘴,吐出自己的舌
头,用舌尖在半软不硬的马眼处打着转儿,高超的口技让这人舒服的直哆嗦。

  张放渐渐摸向了妻子两瓣屁股的中间,碰到了那接近肉色的菊塞,用力一拉,
妻子随之高吟一声,吐出了含在嘴裡的鸡巴。

  那未闭合的菊洞汩汩向外流着已经液化的精液,向细流的泉水,很乾淨,很
清澈,却很粘稠。

  张放很满意的又拍拍妻子的屁股,对着正在享受着妻子口交的那个人说道:
「让这骚货给我含一下,你去后面插她的逼吧。」

  那人也好说话,提着裤子往后走。

  屋子裡的其他男人似乎并不急,彷佛在看一场好戏,也可能对妻子的肉体没
有多少兴趣了,只是坐在旁边笑吟吟的看着妻子的浪荡态。

  妻子挺起上身,用双手费力的将张放的裤子扒了下来。那软软的大大的一坨,
妻子很痴迷。她先是用舌头舔着张放的蛋蛋,让这恐怖的粗肉棒快速充血,然后
含着龟头往后拉扯,舌尖在龟头周围细细舔舐。小张放没有让妻子失望,快速的
抬起头来,插进了她的咽喉里。

  后面的男人扒开妻子湿润的阴唇,扶着自己的鸡巴,插进了妻子的阴道。他
没有丝毫多馀的动作,快速抽插着,冲击着。

  当张放的肉棒彻底挺立起来时,后面的男人已经结束了战斗,浑白的精液顺
着妻子的大腿流下来。

  张放将妻子转了个方向,手扶着自己粗长的肉棒,将巨大的通红的龟头顶在
了妻子稚嫩的粉红的后庭上。

  我这时腹中翻江倒海,一股噁心感涌上喉咙。我将手机翻扣在桌面上,蹲了
下来,想将喉咙里的东西吐出来,但只是在乾咳,只有一股酸楚和苦涩涌进了口
腔。

  「啊~~~啊~~啊~~~~~~~」妻子那悠长的高昂的满足的呻吟从桌
子上传来。

  这声音让我的大脑瞬间充血,眼睛通红,我愤怒地将桌子上的手机扫到地上,
用脚使劲的踩着。这手机的质量出奇的好。妻子的悠长的叫声变为了短促的叫声,
而且越来越快,越来越尖锐,但是这该死的手机居然还能清晰的将声音传到我的
耳朵里,刺激着我的神经,撕扯着我的大脑。

  我的脚在发麻,我的大脑已经无法思考。

  我像一个疯子一样喊叫着,谩骂着,拍打着……

  终于,我的世界安静了。手机再也传不出任何声音了,它,彻底报废在我的
脚下。

  我也安静了下来。

  我失神了一般坐在冰凉的地上,慢慢地侧趴下来,当我的脸挨着寒冷的地砖
时,那止不住的泪水也从我的面孔流到了地上,从炙热流成了寒冷。
TOP Posted: 2020-12-19 16:45 #6樓 引用 | 點評
流利 [樓主]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2451
威望:381 點
金錢:88 USD
貢獻:52390 點
註冊:2014-03-29

第七章终章

  那一晚过后,我的心好像真的轻松了很多。我宣泄了一直堆压在我心头的情
绪,所有悲伤的,恐惧的,紧张的,黑暗的,变态的情绪. 就如装满了污水的蓄
水池,终於打开了一道口子,这些髒东西被释放了出去。

  我发现我对妻子这种淫态并不牴触了,妻子现在的境遇与改变,还是离不开
我当初的选择。如果妻子越陷越深,我希望,我是最后那个载着她在黑暗中航行
的纸船,无论何时,都能燃烧自己,给她温暖,给她光明,给她希望。

  妻子和我之间的联系,断在了我将手机报废的那晚。我记得她的号码,但并
不想再面对,面对妻子现在的这一面。她以前也记得我的号码,但是现在,可能
已经忘了。

  当枯叶落入流水,怎么还会记得秋风呢。

  时间突然慢了起来,我发现我现在在工作之后,还能沉下心来认真学习做菜。
我想着,也许以后,妻子已经忘了如何像以前一样做美味佳肴,我能帮她,回忆
起来,就像当初在高中学子生活一样,一样的美好。

  我开始健身,锻炼自己的肌肉。只盼当恶徒再次来临,她的目光里,都是我
的后背与安心。

  我开始努力提升自己。所有的我认为我可以做到的,我都要学习。当然,这
是为了钱. 钱财虽不万能,但可解一时之需。

  我开始写小说,用她的账号,帮自己和以前的她续写我和她梦想中的爱情故
事。也许平淡,但是芬芳。

  我想着,她回来后,我们再回到以前的样子,最初的样子。

  日子在我这里每时每刻都印上了「充实」两个字,当然也有偶尔失神的时候,
大多数都是在想她,我美丽的妻子。

  邮件再次来临时,已经是四个月后了。

  有一张图片。

  一个女人,挺着隆起的肚子,其实很难想象,四五个月的孕期能有这么大的
肚子,像肚皮里放了个六七斤的西瓜。她侧躺在床上,两个男人将他们的肉棒分
别插在阴穴和菊穴,已经可以称得上肥硕的臀部被两个男人挤压的变形。女人的
乳房变得很松软,乳晕很大,通红透黑,乳头兴奋的挺立着。在女人的嘴里还含
着第三根肉棒,女人的眼神很痴迷,很享受。

  整张照片都瀰漫着淫秽的气息,色情又放纵.

  那个女人依旧是我的妻子,可我此时的心情却不同往日了。我想着,我爱的
是她的心,肉体什么的,该被人占有就被人占有吧。

  有一个视频.

  我却没有打开它。

  它的内容无非就是妻子的肉体如何如何的被占有,妻子如何如何的宣泄着自
己的情绪. 或被几个人当成三明治夹在中间抽插,妻子高兴地大叫着;或被他们
将精液铺满在脸上,妻子浪荡地舔舐着他们精液;或被几个人轮流抽插阴道和直
肠,精液充满了妻子的身体,妻子满足地遵从他们说出污言秽语.

  我早已猜透了他们的套路了!哈哈!我只需要静静地等待,等待一年的过去,
妻子就会回到我的身边。我们还年轻,日子还很长久,妻子在我的长时间地治癒
下一定会回复往初的。一定会的!

  我还是一样地学做菜,健身,工作,写爱情小说. 一如既往,一如往昔。

  当路过花店时,我会买一些妻子喜欢的玫瑰花插在花瓶里。

  当遇到动听的纯音乐时,我会收藏起来,她喜欢听。

  当喝到美味的饮品时,我会默默记下,想着以后和妻子一起品尝.

  我早已蓄起了鬍子,因为妻子曾说过,有着鬍子的男人的魅力更大。我很欣
慰,我的毛发生长的极其旺盛,才几个月,鬍子就已经布满了半张脸。

  当然,有些人不会让我好过,不断地将妻子的视频和淫照发过来。我会微笑
地仔细地审阅照片,来了解妻子最近过得怎么样,忽略那些淫秽的信息。而视频,
我也会面对微笑,把它删掉。

  早上刚买的娇红欲滴的玫瑰没由头枯萎了,凋零在墨绿色的桌面上,一瓣瓣,
碎裂的不成样子。

  「陈灵顺利生产,双胞胎兄弟。」可今日的邮件让我内心波动了一下,大大
的十一个字,加上两张照片。

  第一张照片是DNA亲子的鑑定结果,确定了两个孩子的父亲,可笑的是,
两个孩子的父亲不是同一个人。

  另一张照片是妻子面对手机镜头,怀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孩子,脸上洋溢着幸
福的笑容。那笑容刺痛了我的内心,我急忙关闭了这个照片。

  没多少天了,没有多少天了,妻子很快就要回来了,到时候就好了。那时我
要展现自己的几个月学习熟练的烘培手艺,做她最喜欢吃的抹茶蛋糕,看着她用
自己的小口一口一口抿进蛋糕,眼睛中流淌着满足的微笑。我会准备好丝巾,帮
她擦去嘴角乳白的奶油。

  手机里的日期不断的跳动着,可秒针却移动得如蜗牛行走。温柔的秋风也甚
是香甜,吹动着温暖的阳光在房间内旋转. 难道它们也盼望着约定的日子到来吗?

  当秋阳透入卧室的窗子撒入第一束朝光时,我已经西装革履站在镜子前了。
镜子里的我没有我想像中的那么有精神:眼睛里透着灰,皮肤透着苍白,鬍子透
着无力。毕竟我昨晚一夜没睡。

  我将花瓶摆好在客厅的餐桌上,用布仔细擦去淋在桌面的水迹,花瓶里面是
我昨夜在花店买的红玫瑰。我又认真的环视了屋子里的东西,确保整洁乾净. 然
后轻轻地关上了大门.

  几个小时前的骄阳已经不见,代替它的是满天的愁云。

  再次见到妻子灵,是去往以前那个别墅的山路上。她穿着一袭红裙,双手交
叉抱在怀里,吊着个皮包,站在空荡荡的道路旁。风吹起她的裙边,摇摆在空中。

  她比以前更加丰腴了。

  我停下车,惊喜地小跑过去,将自己的西装脱下给她披上。

  她眼睛中透着冷,冷得让我有点不认识她。她用一只手按着披在身上的西装,
向车的方向走去。

  我提前跑到车旁,带着讨好的笑,将副驾驶的车门打开.

  妻子却沉默地打开后座的门,钻了进去。

  一路上,她都没有说话。任凭我怎么解释,怎么说都是我自己的错,她都没
出一点声音。

  车里的空气似乎似乎凝固住了,我紧绷着自己,呼吸有点困难.

  好在,很快就到家了。

  我依然走在她的前面,将房子的大门打开. 妻子走了进去,高跟鞋和木地板
碰撞发出咚咚的声音。

  她将我的西服和包扔在茶几上,蹬掉高跟鞋,趴在了客厅里的黑灰色沙发上。
并不久,那里就发出了睡沉的呼吸声,丰满的臀部和背部有节奏地上下起伏。

  她应该很累。

  也许是锅里的碧澄的油与翠绿的小葱在加热下散发出的香味,将她从睡梦中
抓到现实里来,也许是她已经睡得心满意足了。总之,她醒了。

  「等会,午饭一会就好。」我从厨房里探出头来。

  妻子没有望向我,更没有搭理我,而是抓起茶几上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从电视的声音不断的变化中,我可以感觉得到她在烦躁的换着台,她似乎从电视
台里找不到喜欢的内容,一直在换.

  当从客厅传来的电视声音嘎然而止时,我又好奇看了一眼:她在无聊的滑着
不知道从哪来的手机,可能是从那件米白色的包里拿出来的。

  我自豪的摆完最后一道菜,并给灵盛好一碗米饭时,她还在刷着手机.

  「吃饭了!」我小声喊道。

  妻子听到后将手机锁屏放在了茶几上,向餐桌走过来。捧着属於她的碗,开
始坐在椅子上品尝我精心准备的午餐。

  吃饭的过程中,她一句夸奖都没有,还是沉默不语的低着头,连桌上的玫瑰
花也未曾撇上一眼。这让燃起希望的我重新恢复失望:我以为我能用自己的真心
打动她。

  当夜晚来临时,吃过晚饭的妻子似乎还想在她窝了一下午的沙发上睡一夜。

  我阻止道:「去卧室吧,床上睡得舒服一点. 」

  她想了想,最终还是走进了卧室,拿着她那一下午不曾离手的手机和茶几上
的包。

  我则将厨房的碗筷刷洗乾净,走进书房,开始了下午未完成的工作。书房的
灯点了两个小时,我也完成了公司交给我的任务。

  洗漱过后,我走进卧室,看见床头散发着微弱手机屏幕的光芒。

  她还没睡着。

  她似乎听到了我走动的声音,关掉了手机,将被子抓牢紧紧盖在身上,脸朝
向了里侧。我小心翼翼的躺在她的身后,轻轻的掀起被子的一角,钻进了被窝.

  床很大,虽说在一个被子里,但她离得我很远.

  我一点一点地往她的身边靠近,她身体散发的温暖也越来越近。最后,我轻
轻地将手放在了她的柔软腰肢上。

  突然妻子条件反射般的猛地坐起来,给我的脸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滚!」冰冷无情的字眼从妻子的嘴里吐出来。

  火辣辣的痛楚立即充斥着我的右脸。我没想到妻子的反应这么大,我以为她
不会有什么反应的,毕竟,我们是夫妻啊!

  「滚出去!」她又重複了一遍。

  「好好好,别生气,我出去就是了。」

  我见她真的怒了,只好从温暖的被子里离开,下了床,倒退着向客厅里移动。

  看来,今晚只能睡在沙发上了。

  忙碌了一天的我,加上昨晚没有好好的睡觉,很快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当
我被吵醒时,是从卧室里传来的声音。

  起初,我以为是妻子在哭泣。但我很快就明白这不是妻子的哭声,而是她的
呻吟声。

  我蹑手蹑脚地靠近了卧室的门,门并没有关死,一束光从门缝里穿出来。卧
室的灯是开着的。

  我透过门缝,看见灵正跪在床上,俯着上身,撅起自己的臀部,右手拿着不
知到从哪来的假阳具,抽插着自己的肉穴。

  我意识到这个阳具应该也是从那个白色包里带回来的。我真的没想到,妻子
居然还会将这种东西带回家!

  久违的,我再次面对面见到了她的裸体. 她的皮肤依旧白皙细腻。她的乳房
比以前更加丰满了,很大,圆滚滚,向下垂成水滴形,娇立的乳头变得更长了,
还有乳晕也大了一圈。臀部丰满的更加明显,本来比较挺翘的屁股如今多了更多
的肥肉,看起来像个肥美的水蜜桃。

  以前的她看起来像个少女,现在被蹂躏成了少妇. 只有一年的时间,妻子在
别的男人灌溉下从青涩变成了成熟。

  这个角度的我看不见她的阴部和菊穴,只能看见她完美的s形身材,美乳和
巨臀中间那纤细柔软的腰肢上,肚皮有点松动,这是生孩子后的遗留的痕迹.

  肉色的大型阳具抽插在她的两个大腿之间,她的嘴里呻吟着:

  「好爽…………爽………主人…………爱我…………好爽……」

  我很痛心,她几个小时前碰都不让我碰一下,此时却在这自慰,心里还想着
别的男人。

  我看着妻子的裸体,在门口撸起了肉棒,很快,我的精液就射在了门上。

  我昏昏沉沉的回到了沙发上,心疲力尽的睡着了。

  真正的噩梦是几天后,妻子将一张A4纸拍在我面前,她一手拿着水果刀,
正对着自己的脖颈,一手指着这张纸说:

  「要么我死,要么你在上面签名。」

  「我愿意遵守以下条款:

        「一、我再也不会对妻子陈灵实行性行为;

  「二、我尊重妻子陈灵的私生活,妻子可以当我自己的面与他人性爱;

  「三、我无条件遵守妻子陈灵的要求,如果陈灵要求我叫其他男人为主人,
我也不能拒绝;

  「四、我必须时刻戴着妻子陈灵给我戴上的贞操锁,型号由妻子选择,钥匙
交给妻子陈灵保管;

   「五、我必须抚养其他男人让妻子陈灵生下的不想抚养的孩子;

  「六、我承认我是下贱的绿奴。

  「承诺人:」

  我看见桌子上的内容时,第一反应就是拒绝.

  「不可能,你让我签这鬼东西不如让我去死!」

  「按道理来说你不是应该挺高兴吗,还给我装呢!」妻子拿着水果刀逼近自
己喉咙,「你当初签那个契约时,怎么没考虑我呢?你当初送我去狼窝时,怎么
不问我愿不愿意呢?是不是要台阶呢,我给你!你不签,我就死!」

  「就算你死我也………」我看见水果刀尖刺入妻子脖颈的皮肤,暗红色的血
顺着雪白的皮肤流下来时,我才发现,她是认真的!

  「别别别,我签!我签,我签……」我急忙阻止妻子继续往下行动,手中拿
起旁边的笔,试做要签的样子。

  「签啊!」她再次逼迫道。

  我一笔一划的尽可能慢的写上自己的名字,我很懊恼,我的名字为什么就两
个字,而且笔画那么简单,如果再能拖点时间,事态发展也可能会改变。

  「按上你的手印。」她从她的颈部蘸了点血涂抹在我的大拇指上。

  我顺从她的指示按上了手印。

  还有机会,只要她放下刀子,我就撕了它!

  陈灵似乎看出了我的意图,一只手用手机对着契约拍了好几张照片,然后不
知道发给了谁. 并且她抽走了这张纸,手中的刀子还没放下。

  妻子一步一步的倒退着,出了大门.

  当她消失在门外时,我感觉到,我们的未来生活可能要陷入深渊.

  当妻子回来时,嘴里噙着大仇得报的笑意。看见我失落的躺在沙发上,调侃
道:「其实是不是心里很高兴,故意装出难过的样子啊,绿王八?」

  「看我给你带了什么,你喜欢的贞操锁!」妻子像显摆宝贝似的将那个奇怪
的金属制物在我面前摇晃。我看了看她,脖子上的伤口处已经包紮好了,似乎并
不严重。她脸上那种得意的表情让我意识到,她,已经不是原来的她了。

  「乖,我给你戴上,钛合金的哦,很轻的,虽然很小,但是很适合你这个绿
王八。」我任凭妻子扒掉我的裤子,将这个冰凉的东西戴在我的胯上。我的下体
被挤成一团,可怜兮兮锁在三厘米长的空间里. 当啪的一声合上时,我能感觉到
下体剧烈的疼痛。妻子锁好将钥匙抽了出来,收在了自己的包里。

  两天后,我们的屋子里迎来了第一位客人。妻子叫他主人,可奇怪的是他不
是张放,而是那剩下里面五个人里面其中一个。

  当大门被敲响前,妻子早早要我跪在门口的一旁,等待着她主人的来临.

  妻子穿着情趣内衣,挽着他的胳膊将他迎了进来。

  妻子的主人穿着一身并不适合的西服,大腹便便的走进来。

  「绿王八,还不磕头叫主人?」妻子瞥了我一眼。

  「主人好,谢谢您调教我的老婆。」我照着妻子教我的,声音很小的说道。

  「好,好,好,不错,这是你的老公吧,被训得真不错. 可以,可以。」他
一边大手在妻子的背后顺着身体往下摸,当着我的面大力的揉捏着妻子的屁股,
一边跨过我,往客厅走去。

  「那当然,他是天生的绿王八,骨子里就有一股奴性!」妻子整个身子都靠
在他的身上,丝毫不反感她主人的行为。

  「来,给我口一下!」他坐在沙发上,一边按着妻子的头,一边解自己的皮
带。妻子顺从的跪在他面前,帮他脱掉裤子,细细的舔着男人噁心的肉虫.

  他的肉棒很快就在妻子的嘴里膨胀起来,妻子从舔弄变成了吞吐,越来越深,
越来越快。

  当污浊的精液从妻子口中爆发时,妻子眼中流淌着满足的微笑,嘴角挂着乳
白色的精液。

  我挣扎的爬到妻子旁边,在妻子微怔的目光中,用袖口擦去了妻子嘴角的液
体.

  「哈哈哈,真不错!」妻子的主人大笑着,「赏你看看我是怎么干你老婆的!」

  他拍拍妻子的头,妻子立即心领神会,褪去自己的内裤,转过身去扳开自己
的阴唇,露出自己湿透的淫洞,大声的请求道:「请主人肏我的骚逼!」

  就这样,我亲眼目睹了一个男人将自己的肉棒一点一点地插进妻子的阴道,
然后动了起来。淫液四溅,淫声回响。就这样不到三十厘米的距离,我看见一个
男人将精液射在了妻子的体内。

  从那之后,我过着自己也不太明白的日子。

  妻子每天都带男人回家,有时一个,有时多个。有时是老闆,有时是打工仔。
有时是五六十岁的大叔,有时是十三四的学生。

  唯一相同的是,我都跪在他们面前,看着他们玩弄着我的妻子。我的贞操锁,
也从来没有被解开过.

  我叫李逸,我有三个孩子,都是妻子生的,但他们的生父都不是我。
(完结)
TOP Posted: 2020-12-19 16:50 #7樓 引用 | 點評
了元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439
威望:44 點
金錢:16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20-10-25

1024
TOP Posted: 2020-12-19 21:51 #8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12, 07-25 1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