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深入浅出》 作者: 胖樱樱(全本)
-->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深入浅出》 作者: 胖樱樱(全本) 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jeans517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8209
威望:1912 點
金錢:4040 USD
貢獻:12614 點
註冊:2006-11-10


[現代奇幻] 《深入浅出》 作者: 胖樱樱(全本)



本帖被 Diss 執行提前操作(2021-06-10)

《深入浅出》 作者: 胖樱樱(全本)


夏寒忘了老家的房子之前被自己租出去了。当她大包小包回到老家,结果正巧撞上脱得只剩一条内裤的陆行。这年头,做贼的胆子大到敢把空巢当自己家了?两个人又吵又打过后,才发现只是一场乌龙事件。被迫的同居生活就这么正式开始,从两个房间,到两人滚烫身子相贴为负距离……“租房到期后,你还续约吗?”“给你暖床抵房费,收吗?”“我更喜欢钱。”“老子操你的时候,看你样子也很喜欢。”今年大概是夏寒最倒霉的一年,但幸运的是遇到了陆行。————生活小甜饼+肉,1V1————

《深入浅出(1V1)》1、初见


肉棒充胀变大的形状在越来越明显,已经把贴身的四角短裤已经撑起一个小包。
夏寒的脸埋在陆行的双腿间,能清晰的嗅出他是用了薰衣草味的洗衣液洗的内裤。
这么大的肉棒,不知道能不能自己的嘴巴能不能完全含进去……
想到这裡,她竟然已经神使鬼差的张嘴吻了上去,嘴唇隔著棉质内裤,牙齿碰到肉棒发硬微弹的触感,瞬间让她的面色涨成通红,让混沌的大脑回了神。
她,竟然埋在一个陌生男人的腿间,还想著舔一舔他的肉棒!简直是疯了?
陆行明显感觉胯间一烫,刚准备起身,突的裤裆被猛的一按,差点没让他刚硬起来的鸡巴萎了。
“那什么,你、你先把衣服穿好,然后再出来说话。”
夏寒背对著陆行说著话,努力的将自己的脑袋压低,用头髮挡著自己的视线,不再去偷看他精壮的身材。
陆行坐起身,看著没有丝毫变软意思的肉棒,眉心一拧。
他看到自己深蓝色内裤上面多了一块水渍,又想起自己刚才胯间传来的灼热温度,抬眸朝著背对著他站定的这个陌生女人看去。
刚才根本就不是错觉,这个突然闯进来的女人隔著内裤舔了他的肉棒,他还有感觉了!
“你动作快点,我出去等你。”
夏寒尴尬的说著话,赶紧的离开了这个暖气十足的房间。
她今年真的是各种行事不顺,竟然还会把已经将房子出租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把房子出租的原因是因为她的奶奶。
奶奶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可她却在今年二月中旬查出了癌症。
夏寒为了方便照顾,也为了她能得到更好的治疗,特地把人接到她工作的城市,在那裡的医院进行治疗。
面对高昂的住院和医疗费,她选择把老家房子出租,能缓多少资金压力就缓多少。
可是房子还没租出去,就在三月底,奶奶先病逝了,她病情恶化的速度极快,都没给夏寒一点接受准备,就让她在这世上最后一个亲人没了。
夏寒回老家帮奶奶办完葬礼后的一个星期,倒是接到了老家房子租出去的消息,这让她惊了一下。
夏寒的老家,是在桃花源的夏家村。
桃花源,顾名思义那裡每到春天就满山桃花盛开,美的像个世外桃源,也因为桃花,这裡现在变成一个小型的风景区。
虽然没有什么大名气,但也吸引了一些附近城市的游客,也让距离桃花源最近的夏家村也跟著发展成镇子的规模。
村裡房子现在都变成了农村自建楼房,有钱的还弄出了小别墅的模样,但夏寒的老家还是瓦片平屋房。
当时奶奶住院,她出租这个房子也是试试运气,毕竟这房子是在乡下小镇,在这种地方能把房子租出去还不跟你压房租的少之又少。
但没想到,这样的瓦片平屋房还真的有人租,还不跟你讲价,还直接租了一年。
奶奶已经没了,她工作在相城,离老家又有点距离,这裡的房子空著也是空著,所以就想著还不如租给那个冤大头,把房租拿去还之前为了医药费欠下的债。
所以,夏寒连人都没有见,直接让中介跟对方办理的租房手续,房租就直接转帐到她卡上。
后面,夏寒重新投入到工作中,想要用忙碌的工作缓解奶奶离世的悲伤。
这么一忙,她还真忘了老家房子被自己租出去了的事。
等到快要年底的时候,她的霉运又来了。

《深入浅出(1V1)》2、她的小秘密


一想到自己刚才还张嘴隔著内裤舔了他的肉棒一下,夏寒就觉得自己现在可以挖个地洞鑽进去了,简直就是丢死人了。
长这么大,其实她一个人偷偷看过的小黄片也不少。
每当看到黄片裡面的女人被那些狰狞硕大的肉棒操的爽翻天的时候,都让她也好想亲自体会一下这做爱的滋味。
只是,她生活圈子窄的不行,平时除了上班就是在家裡休息,也没什么男人追求过自己,根本就没有机会去体验一下做爱。
夏寒其实之前也想过叫个鸭子的,但最后,看到那些价格,又萎了。
其实,她还有一个秘密没告诉过任何人,那就是她的处是自己破的。
那个时候,她就找了一个已经报废了的,细细的手电筒,学著黄片裡面的女人,自己将两瓣阴唇扒来,试著将那个细细的手电筒往穴道裡面塞。
塞的很难,可最后还是成功了。
夏寒原本是想借用塞进小穴裡的这个手电筒,体会一下做爱的感觉,可是,手才拉著手电筒往外退出一点距离,还没来得及进行抽插的动作,就感觉一阵热流涌下,起身低头看去的时候,是一片血迹。
当时她就慌了,还以为自己将自己的小逼给捅坏了。
看著床单上面染红的一块痕迹,她又心虚,怕被人知道自己拿著手电筒在捅著自己的小穴。
直到后来,她把小穴洗了,把床单收拾好,把手电筒都丢了,这才反应过来,应该是自己把自己的处女膜给捅破了,所以才会流血,所以,在把手电筒拔出来的时候,她压根就没觉得小穴发疼。
夏寒还在想著自己的秘密,忽的,听著身后门打开的声音,转过头看去,陆行已经将棉质的睡衣穿好,裤子也是加厚的,还有些松松垮垮,根本就没办法看出他的肉棒现在还有没有硬起来。
陆行明显看到夏寒的视线在自己的脸上只是虚晃而过,接著,红著脸在低头的时候,目光依旧是朝著自己裤裆位置在集中。
这女人……
刚刚他还以为内裤上面的水渍印记可能是他想太多,现在看来,刚才就是这个女人在咬他的肉棒没错了。
到底哪裡跑来的疯子,做出这么不可理喻的事情来。
陆行虽然脑子裡面这么想著,但明显感觉自己被压在四角内裤裡的肉棒才软下一点,现在又胀大了几分。
他有点想将肉棒塞到眼前这个看起来有点唯唯诺诺的女人的嘴裡,狠狠的操她一番,让她好好的含著。
“咳,你谁啊?”
陆行的脸颊也闪过一抹微粉,但很快保持镇定,问出了自己一直以来的疑惑。
他之前刚打算洗澡,好像听到外面有动静,这就出去看了一眼,就看到夏寒开门进来。
看她堆在外面的大包小包,还有开门的钥匙,都像是对这个家很熟悉的人。
但之前他租房的时候,明明说的很清楚,这个屋主是不会回来的,所以,要么她就是那个不会回来的屋主,要么就是被人骗租的租客?
“误会,我是房东,我、我忘记把房子租出去这件事了。”
夏寒说出这些事情,刚淡下去的脸又红了两分。
她再次抬起脸看向陆行,这次,总算是把眼前这个男人给看清楚了。
怎么说,陆行这个人,就算现在身上套著慵懒的睡衣,头髮也凌乱的要命,但那张脸在透出来的斯文儒雅没有被盖下去,他还有些痞坏的气质蕴藏在其中,会让人看了一眼,就想再多偷瞄一眼的那种类型。
看著他眉心瞬间拧紧,夏寒赶紧的说著:“真的是个误会,我是真的忘记这件事了,我也出了点事情,所以才想回老家住的,我……”
“这房子,我租的是整套,还给了一年的房租,一次性交付清楚,另外又给了一个月的押金,这房子我还没到期吧,现在我还有使用权在这裡。”
陆行看著从头到尾满脸涨得通红的女人,她那双盈盈水眸裡面带出来的慌张,就跟一隻受惊的小白兔似的,让他再次回想起自己刚才内裤上的口水印。
“我知道,我没打算把房子收回来,但我现在也没有地方可以住,你就住在这个房间是吧?我就住另外一个房间,我们互不打扰,至于你给的房租,我退给你两个月的房租钱,你还是可以在这裡住到房子到期的,行吧?”
夏寒说著话,双手合掌,一脸拜托了的样子看著陆行。
她是真没地方可以去,再说,外面大包小包,都是她才收拾好带回来的。
这房子,虽然是瓦片平屋房,但是裡面也是重新装修过的,她和她奶奶两个房间,裡面都是有独立卫生间在,也相当于是大城市裡面的那种个人小单间了。
夏寒心裡紧张,怕陆行没那么容易放过自己,毕竟,她刚到家的时候,还怀疑他是小偷,二话不说就对他动了手。
她只要偏一点视线,还能看到他脖子侧边给自己抓红的指甲印。
但没想到,沉默了片刻后,竟然看到他点头了,还听著他不计前嫌的问著:“外面是你的东西?要帮你搬进来吗?”

《深入浅出(1V1)》3、要帮你撸管吗


等陆行帮著夏寒将外面的东西搬进来,整理完毕后,时间都已经近乎十二点了。
看著又到处擦了一遍的抹布,总算是没有灰尘存在,夏寒才累的吁了一口气。
她现在住的地方,是之前她奶奶居住的房间。
没想到陆行搬进来那么久的时间,这个房间裡面的一切都没有动过,好像也从来都没有进来过这裡,所以刚才推门进去进行整理的时候,打扫那些厚起来的灰尘就花了好长时间。
嗅著空气裡面还有些散不去的阴沉味,她赶紧的说著:“谢谢啊,接下来我自己来整理就好。”
“好。”
他应声的话很少,单个字吐出后,转身就往回走去。
看著他离开房间的背影,夏寒才有点后知后觉的接受现在的一切事实。
她竟然就这样要跟一个男人一起同居了!
不过,起码也比流落街头没地方住要好吧。
可能,这是她今年不顺那么长时间,终于能走运的一次事情,如果,能不把那两个月的房租退给他的话,那就更好了。
要退给陆行两个月的房租啊,算算也要三千块钱了,她现在的存款余额,也就剩了五千而已啊……
夏寒一想到自己的存款要减少那么多,心就忍不住的在犯疼,她今年一直都没什么业绩,拿的也都是保底工资,再加上还要还之前帮奶奶看病和帮奶奶办丧礼欠下的钱,这可是她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
她苦著一张脸,可又没办法,毕竟退两个月房租给他的事情,是自己主动提出来的。
夏寒准备把东西都整理完后就给陆行转帐。
等到她忙完的时候,陆行正好洗完澡从浴室裡面出来。
他抬手拂过自己的脖子侧边,还能明显感觉到之前被夏寒指甲抓伤的那几道痕迹有些破皮。
下手还真重!如果,刚刚她埋在自己腿间也发狠的咬自己的鸡巴的话,说不定都能被她给咬断。
陆行想到这裡,就再次想起刚才内裤上的口水印,还有那转瞬即逝的被她嘴巴连带内裤一起含进去的热度。
那股灼热感觉,虽然很不真切,但好像又很清晰的给他落下忘不了的印象。
还有夏寒一直偷瞄自己腿间的视线,这对他来说,分明就是在释放一个“想要做爱”的信号。
陆行也不随便跟女人上床,这么多年单身下来,解决性欲他也是只靠自己的右手解决,但今天被夏寒这么一闹,让他是真的有种想要操穴的欲望。
可能也是因为单身久了,终于被察觉到自己寂寞了?
他明显感觉自己的鸡巴再次胀大,变得越来越硬,他眉心一拧,将围在腰间的浴巾扯下,伸手附上胯间已经直立起的肉棒,开始上下撸动。
陆行幻想著夏寒的那张嘴带著滚烫的温度含著自己的肉棒,她那双水眸正向上抬著在看著他,祈求著他的大鸡巴可以爽死她……
握拢的手上下挪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就在最后关键时刻,突的敲门声响起,脑子裡紧绷的一根弦瞬间绷断。
“你睡了吗?我来把房租退给你……”
夏寒说著话,抬手又敲了敲门,这次力道加重了一些。
万万没想到,房间门没有锁严实,她这一敲,门锁一滑,就开了。
迟疑了一下,夏寒推门探头朝著裡面张望进去,迎面被屋内的暖气一扑,她眼睛一晃,立马就看到陆行站在房间最裡面的卫生间门口前,全身上下一丝不挂,右手正握著勃起的肉棒,也正紧张又带著警惕的瞪著她看著。
这肉棒是真的长,他的手攥著,还有一大截挨著虎口处没能被遮掩住。
夏寒告诉自己,现在她该退出房间,但她的视线,就集中在陆行撸管的手和大鸡巴上没办法转移。
阴唇发胀的有点难受,小穴处的肌肉还猛烈收缩了一下,她都感觉自己有水流到内裤上,湿的厉害。
咕咚一口口水咽下,在看著陆行弯著背伸手拽过挂在门把手上的浴巾往身上缠的时候,夏寒可能今天是真的累到有点脑抽,忽的出声问著:“要我帮你撸出来吗?”
她记得,好像说男人鸡巴硬著不泻出来,是一件很不舒服的事情。
这是她心裡在暗暗想的话,她就是想帮一下陆行,顺便近距离看看男人的大肉棒而已,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就这么把心裡话说出来了。
话语声一出,夏寒瞬间反应过来自己刚才都在说些什么,整张脸涨红到仿佛要滴血的模样,连著脖子都完全红了。
“不是,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进来想问你一下你的银行卡号是多少,我把房租先退给你,其实我也不知道门为什么会开,我就是看看你在不在房间而已。”
夏寒说著话,拚命的摇著自己的两隻手,但陆行没说什么,她自己是显得越来越慌。
陆行看著忽然之间闯进来的夏寒,盯著她的眼神情绪複杂。
他薄唇才一动,还没来得及出声说话,“砰”的一声又把他的话给堵回去。
他就看著夏寒后退的时候一脚撞上身后的房间门,把自己撞的踉跄一下,还把房间门给关了一个严实。
这女人,到底是欠操,故意想办法来引起他的注意,还是就跟现在表现出来的慌乱一样,其实就是一个蠢萌没什么心机的小女人而已?

《深入浅出(1V1)》4、自己抠出来


陆行准备去试探夏寒一番,但脚下的步子才往前迈出,就看著她依旧慌裡慌张的架势,转身拉开门直接跑了。
房间门敞开后又被虚掩上,将他的视线完全的阻隔,好像刚才的一切就真的只是纯属一个意外而已。
被夏寒这么一打断,硬起的鸡巴现在都有点软了,他也没什么兴致给自己来上一发。
陆行换好衣服,将房间门重新关闭严实后,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房间门锁给转上。
这年头,单身男青年跟一个陌生女人同居,也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好不好,要学会好好保护自己的。
夏寒一路衝回房间,整个脑子都还是乱的。
她除了对陆行那根又粗又长的肉棒落下深刻的印象之外,对刚才都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都有些不记得了。
以前,她还听说,其实拍黄片的那些男演员,都是吃药才可以让自己的肉棒胀到那么大的,其实一般男人根本就不会这么粗长。
现在看来,分明就是错的,陆行的鸡巴明明就看起来会让人很爽的样子。
这跟她之前塞进小穴裡面的那个报废手电筒根本就是两回事。
回想起自己当初那么艰难的塞进小穴的手电筒,那么细细小小的一根就已经捅进去的有点艰难了,就那么大的一根鸡巴,到底怎么能塞进那么小的洞裡面的?
夏寒想到这裡,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下半身,明显又感觉有一滩温热的淫水落在内裤上,湿漉漉的,蹭的阴唇感觉有些黏腻。
她转头看了一眼身后关闭的房间门,将心口的那股燥火压下,迈步朝著房间内走去。
刚刚发生那么尴尬的事情,估计陆行都以为她是一个饥渴难耐的色女,虽然,好像她真的是这样。
反正今天问他要退款帐号也没戏了,还是早点洗个澡睡觉,等明天醒来后再找机会问问他,顺便说下电费平摊的事情。
房间内的空调已经打了有一会儿时间,可热度一直都没有完全上来,和陆行房间裡面的暖意根本就比不了。
夏寒将衣服脱下的时候,被室内骤降的温度激的汗毛一立,两颗乳尖也跟著挺了起来。
她看著镜子裡面的自己,伸手蹭过锁骨往下滑去,手指捏上如同红宝石一般的乳尖,搓揉碾压。
但好像根本就没有印象中黄片裡面女人被操时候,乳房被肆意揉捏时候显现出来的舒服感冒出。
夏寒眉心稍稍一拧,放轻了自己手上的动作,右手继续沿著自己的身子往下,直到覆盖上那一片黑色森林当中。
大阴唇上的阴毛,已经被刚才小穴流出来的淫水打湿,黏在每一根卷曲的毛发之间,滑溜溜的,让她的手指轻轻一拨,很容易的就按进小穴缝隙当中。
阴蒂已经有些变硬,食指紧贴的时候,能明显感觉那边有颗小点膈到指关节处。
夏寒稍稍用力的往下按著,食指一弯曲,半截手指就塞进穴道裡,瞬间,那股火热感将冰凉的手指包裹严实。
穴道裡面很滑,每次手指抠挖之后,都能感觉到裡面的软肉在不受控的收紧,能将不断分泌出来的爱液往外挤出。
她眼睛微微眯起,感觉被自己左手在揉捏的乳房和硬挺的乳尖,好像也有些感觉来了。
可是,这还不够,她还是想要陆行那根大鸡巴插在自己小逼裡面,那她的逼给塞的满满当当的,能把她给操到浑身不受控的抽搐求饶。
夏寒将自己看过的那些黄片画面从记忆裡面寻找出来,将裡面男女主角的脸替换成自己和陆行的样子,插在小穴裡的手指,越来越往深处捅去,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她背脊弓弯著,细细的感受著曲起的指关节还有修剪整齐的指甲刮著裡面的嫩肉,给自己带起一阵又一阵异样的酥麻感。
终于,小穴一绞,到达高潮的爽感让她圆润的脚趾一紧,抓紧地面,将小腿肌肉也绷紧。
不过几秒后,她又开始慢慢放松下来。
其实,夏寒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所谓的高潮,但起码这是每次自慰的时候,身子会发出需要暂停一下的信号。
她拔出自己被吸紧的手指,看著黏在指缝间的那些透明爱液,打开花洒,开始洗澡。
夏寒洗澡洗头髮的时候,陆行一直抱著自己手机在出神。
他还在想夏寒刚才的行为举止到底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甚至,他还有点期盼她下一秒会再次敲响他的房间门。
如果,她敢再来的话,那么,顺势就做一次爱也没有关系。
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夏寒将勾引做的这么明显了,他不付出点行动岂不是辜负了她的暗示。
可等了很长时间,房间都安静的不行,他这才有点恋恋不舍的回过神,准备打两把手游就休息了。
陆行才刚打开游戏,刚准备点击进入,突的,先是隔著房间听到夏寒的一声惊恐尖叫,接著,下一秒,“啪”的一声响,整个屋子断电,彻底陷入黑暗当中。

《深入浅出(1V1)》5、两条白花花的大长腿


夏寒刚才的尖叫声显得太犀利了,隔著两扇门都能听出她的惊恐。
陆行眉心一蹙,没想那么多,立马就打开手机手电筒照著往外衝去。
怎么说对方也是一个女子,很多方面来说都是需要保护的,要是她真的在自己房间出了什么意外,或者,今天是真的有个小偷闯进来躲在家裡,这岂不是太危险了。
陆行在衝出房间的那瞬间,还想了很多夏寒会发生的意外,直到他看到夏寒也跟著跑出房间,这才松了一口气。
看样子,还健全著,这就已经是可以放心不少的情况了。
“怎么回事?”
夏寒被陆行手裡的手机手电筒晃过,刺的偏头将眼睛狠狠一闭。
面上被灯光晃过,听著他低沉的嗓音响起,大概是男人特有的会给人带来安全感的气息,让她也没有刚刚开始那么的惊慌失措。
夏寒定了定心后,才抖著嗓音说著:“那个,著火了。”
“著火?”
“也不是,我刚才就是用吹风机在吹头髮,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吹风筒就喷火了,我吓到了,就把吹风机丢了,然后就断电了,我、我……”
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但回想起刚才头髮都要吹干了,忽的对著自己的吹风筒就喷火,是真的把她吓坏了。
她现在都能感觉自己右边肩膀位置疼的厉害,肯定是刚才把吹风机拿下来的时候,那火扫到自己的肩膀烫伤了。
听著夏寒的话,陆行才后知后觉的嗅到空气当中弥漫著一股浓厚的蛋白质被烧焦的气息。
再仔细一看,确实,夏寒现在身上就裹著一条浴巾,两隻脚连拖鞋都没有穿的正站在她面前。
外面的温度太低,她现在浑身冻得拘谨,身子一直都在止不住的打著颤,隔著包裹的浴巾,都能看出因为汗毛竖立而变得硬挺的乳尖,将乳房位置撑起了两个模糊的三角形。
“你去我房间呆著,我进去看下,要真的著火了就麻烦了。”
他说著话,将自己脚上的拖鞋脱下,提到夏寒的面前,然后快步就朝著她的房间裡面衝去。
推开房间门的时候,裡面的刚刚起来的暖气就被衝散,紧接著,迎面扑来的就是一阵浓重烟臭味,呛的让人五官不由的都拧起。
夏寒实在是太冷了,看到陆行衝进自己房间,立马将他的拖鞋穿上。
鞋真的大,还有他残余的体温留在上面。
她肩膀一勾,忍著刚才被烫伤的疼,衝进他的房间。
在把体温回归之后,夏寒不放心的朝著门口处张望了一下,迟疑过后,将他丢在床上的棉质睡衣外套套上,一边裹著一边往外蹿去。
“陆行?”
视线范围一片暗,她都看不清眼前的情况,但是,紧闭的屋门已经被打开,一阵又一阵的冷风在往屋内贯。
黑暗中,陆行手电筒在靠近,接著,听著他说著:“没著火,不过你的吹风机已经烧焦报废,我拿出去丢了,门先开会儿,把裡面的气味散去一点,我现在看下电路有没有烧坏,你去房间裡面呆著吧。”
夏寒听著他有条有理的说著话,又看著他短袖短裤的奔著去找工具箱,犹豫了一番,还是站在原位没动。
现在那么黑,万一自己随便乱走又摔了一跤,岂不是又给别人添麻烦,况且是她把屋子的电都弄没了,她实在是不好意思先回房间裡面取暖啊,虽然,站在这裡,她也真的觉得有点冷。
陆行出来的时候,看著夏寒没动,也没说再说什么。
与其在这裡劝说她回房间,还不如早点把电供上,让她有暖空调可以吹。
他将手机往她手裡一塞,说道:“帮我照著,我看看情况。”
“哦,哦。”
夏寒藏在袖子裡面的手赶紧的伸出,接过手机帮他照著。
原本,她以为修理好很久,也不一定能马上修好,但没想到,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听著他说著:“电路没烧坏,就是跳闸了,没事。”
语毕,也不知道他怎么弄了一下,又往旁边走去,按下开关,一下子整个屋子都重新亮堂起来。
夏寒正惊讶的抬著脸看著重新亮起来的灯,完全忘了自己现在只是裹著一条浴巾,套著他的睡衣而已。
她隻感觉胸口好像没有那么勒紧,下一秒,裡面的浴巾就滑落在地,盖在拖鞋上。
原先半条大腿还有遮掩的下半身,此时已经完全的赤裸裸。
陆行一个回眸,准备问夏寒把自己的手机拿回来,当下也彻底傻眼了。
两条白花花的大长腿立在那边,三角区的那些毛都看的一清二楚。
他的睡衣并没有扣起来,只要视线稍稍向上,就能看到她平坦的小腹,被半遮掩的两个嫩乳,还有,夏寒那张瞬间爆红的脸。
这次是个意外,他是相信的,不过,他更准备当作是做爱的信号发射。
从这个忽然之间闯进来的女人不小心把脸埋到他裤裆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并不讨厌她,甚至,还感觉自己好像被激起了隻想上了她的原始欲望。
在夏寒手忙脚乱的蹲下身去捡浴巾的时候,陆行将刚刚才打开没多久的屋门,再次“砰”的一声,关闭严实。

《深入浅出(1V1)》6、跟我去房间


关门声在这寂静的黑夜裡显得格外的响亮,听得夏寒冷不丁的打了一个激灵。
她能明显的感觉到陆行虎视眈眈的眼神锁定在自己身上,宛如枷锁,将她固定在原位根本就不敢动弹。
她的手已经捏紧了刚才掉落在地的浴巾,但是,在这个时候,她又不敢乱动,更不敢站起身来。
现在蹲著,还能靠著宽大的睡衣外套把自己的裸体给遮掩一下,要是站起来,岂不是就要把自己的身子再一次完全暴露在他眼中。
陆行肯定会认为她是一个变态的暴露狂的吧!
从两个人撞上开始,她在他面前的行为举止就没有落下过一个好的印象,要是被厌恶彻底了,以后是不是就没有机会可以爬上他的床,勾引他操自己一下了?
“你穿的是我的睡衣。”
陆行的嗓音有点低沉沙哑,说话的同时,已经走到她面前站定。
他的拖鞋给了自己,现在那双赤足落在视线范围内,还能看到他脚背弯曲的青筋绷在那边。
就是一个幌神的几秒锺时间,她的手臂被抓上,陆行根本就没用多少力气,就将她从地上捞起。
“啊!”
夏寒的尖叫声显得很心虚,声音不轻不重,甚至还有点跟小奶猫在勾人似的软萌。
她抓著浴巾往自己的腰上靠去,将自己的三角区遮挡,但下一秒,又发现敞开的睡衣并没有把她上半身也遮挡严实,所以,那手又弱弱的向上移去。
浴巾从中间被拎起,长度就已经短了一截。
夏寒的手刚移到双乳下方,就发现三角区只能勉强盖住,而且,还是要在她不动的情况下。
只要她人一动,垂落的浴巾一晃,肯定还是遮掩不住的,要是她的手再往上点,把胸口都遮了,三角区就肯定没办法完全盖住。
这手,到底是抬起还是放下?
夏寒脑子裡面一片空白,都思考不出一个结果,只听著陆行沉声问著:“现在再遮,还有用吗?”
说著话,他已经倾身朝著她凑来,周身的气息瞬间将她团团包裹,把身上的热度也传达过去。
人对感觉这种事情,就是那么的奇怪,特别还是异性之间。
其实只要双方第一眼之后,大家心裡就都会有个底出现,这个人,是可以发展到上床的关系,还是就保持在一定距离的关系。
对于发泄性欲的这种原始欲望,也是需要已经确定眼的双方一再互相试探,发现都在等著这个结果产生的时候,才可以继续下一步。
现在,陆行和夏寒之间在滚动的暧昧,足以表明他们就是互相看对眼却又没说破的关系,而此时,陆行就在对夏寒做著进一步的试探行为。
他在靠近夏寒的时候,发现她只是呆站在原地,没有做出明显拒绝的动作,这就松开了刚才拽著她胳膊的手。
他低下头,朝著她的耳侧靠去。
耳朵都是敏感的,也是能极快的击起她性欲的位置。
与此同时,他的手已经环过她,贴著她的后背脊,隔著睡衣往下挪去,撩起衣摆,已经捏上了她半边的屁股蛋。
夏寒的身子已经彻底绷的僵直,整张脸爆红充血到脑袋都开始发晕。
她一直期待体会一下被操的感觉,但是,真的有个男的对自己动手了,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她的脑袋越来越低,最后,直接靠在他的肩头再也不抬起来了。
她细细的感受著陆行掌心的温度将她冰凉的下身焐热,那五指动作时轻时重的揉捏著她的屁股,让她都不禁好奇,自己屁股蛋的手感难道那么柔软舒服?竟然可以让他揉捏的那么投入。
陆行能嗅到夏寒头髮上那股烧焦的气息和洗发水沐浴露的香味混在一起,是有点称不上好闻,但现在这都不重要,他的食指蹭著股缝朝著她小穴口探去的时候,那股明显的湿意,让他心裡完全落下了底,她在等著自己操她。
“恩……”
夏寒在感觉到他指尖试探性的剐蹭过阴唇的时候,实在没忍住,闷哼出了声。
手裡原本还紧攥著的浴巾,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松手再次丢下,她的手也已经抓上陆行的短袖衫,将自己的脸更加努力的往他身上挨靠著,撑住自己在发软的两条腿。
这跟自己用手指捅小穴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光是被陆行揉了两下屁股,手指都还没插进逼裡,她都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化了,她自慰到虚软高潮的时候,都没有觉得自己会那么使不上力气。
还有她的阴唇,真的胀到快要爆炸了,根本就裹不住阴道裡面分泌出来的淫水往下滴。
陆行感觉自己胸口处的衣襟被她拉紧,听著她刚才的轻吟声,明显感觉自己裤裆裡的肉棒轻跳两下,已经硬到龟头顶到裤腰带的位置了。
他掌心稍稍一用力,就将她的下半身牢牢的跟自己的下半身贴在一起,将自己硬到极致的肉棒隔著裤子抵在她的小腹上。
“去房间。”
他贴著她的耳侧丢下这三个字,按著她的屁股,两个人紧紧贴到仿佛连体婴儿似的,小步朝著房间挪去。
公司裁员,她在裁员名单上,并且要求十二月做完就可以走人了。
更倒霉的是在这个节骨眼,她在这裡租的房子,被房东通知搬离,理由是他儿子明年开春要结婚,准备拿她租的那个单身公寓给他儿子当婚房,要重新装修。
没办法之下,夏寒决定先回老家呆两个月,先把年过了,再在小镇或者小城裡找个工作,以后就住在老家,还可以省下一笔房租费。
当她大包小包的搬回老家,没想到一进门就撞上隻穿著一条内裤在探头往外张望的陆行。
当时第一反应就是家裡进贼了,这贼还胆子贼大,都敢把空巢当自己家过,竟然穿著拖鞋,脱的只剩条内裤的。
她也不知道自己那个时候哪裡来的勇气,就直接衝上去跟他动起手来。
动手的后果,就是越打越往裡面走,最后自己把自己给绊了一跤,还朝著他那边扑过去。
好在当时两个人站的位置,后面就是床,所以陆行摔下去的时候也没砸到哪裡,夏寒原本是可以压在他的身上的,就是她最后手贱推了他一把,就变成她直接诡异的跪在地上,脑袋低下去的位置,好死不死的就埋在他的裤裆上。

《深入浅出(1V1)》7、大鸡巴摸过吗


直到房间门关上,夏寒才将自己飘远的神智塞回已经乱的跟团浆糊似的脑袋裡。
腹部被顶著的那一块坚硬,简直跟团火似的将她烧的体温迅速向上燃起。
“我、我,衣服,我回去换个衣服再过来。”
她结结巴巴的说著话,不断到处闪的视线向上一抬,对上了陆行如虎似的眼眸子。
在昏暗的房间内,他的脸和此刻的表情看不清楚,但是那双黑眸显得格外的亮。
陆行隻觉得夏寒现在的行为举止都是在欲拒还迎,故意将他的性欲给勾起到极致的状态。
下面的水都流成这样了,他的手指刚刚蹭了蹭穴口就已经一片泥泞,还准备先回去换个衣服再过来?
反正衣服这玩意儿,穿了到最后还是要脱掉的,多此一举的行为,又何必呢。
陆行没有吭声回话,只是用行动将她完全的禁锢在自己的怀裡。
他的呼吸已经明显变得沉重又带著紊乱,夏寒也明确感觉到他贴在自己屁股上的手,沿著大腿根部在往前走。
哐当一声,夏寒的脚后跟已经完全挨在后背低著的门上。
陆行的掌心已经将三角区完全覆盖住,手指压著硬挺的阴蒂,指关节弯曲的朝著小穴内探入半截手指。
夏寒两条腿已经虚软到打颤的地步,可因为他的紧紧挨靠,又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只能努力绷紧著小腿肌肉,微踮著脚尖的贴在门上站著。
“放松点。”
陆行的嗓音听起来又哑了几分,说话的同时,脑袋已经低下,埋在她的颈窝,灼热的鼻息喷洒在她跳动的动脉处,唇也带著过人滚烫的温度在亲吻著。
这女人,太他妈的紧了。
他的手指才刚挤进去,就明显感觉裡面的嫩肉在四面八方的绞来,粘附在他半截手指上,让他都感觉难以再往裡面探入。
他都能明显感觉到压在指尖处的层层褶肉,阻挡著他的手指继续往前进行刺探。
再加上夏寒现在紧张到整个身子都在绷紧的地步,这大腿牢牢的夹著他的手,让他也根本没办法动弹。
这种紧致的感觉还有她过于夸张的紧张样,只在陆行的脑子裡面闪过是个处的信息。
有那么一瞬间,陆行决定要放弃对夏寒继续进攻了。
破处这件事,在他看来是一件可能会带来麻烦的事情。
一般女人对第一个要了他的男人,都会留下深刻的印象和感情,可是,他还没有做好和夏寒交往,被她粘著依赖的准备,况且,他们两个人也还没有到这样的地步吧。
但思索几秒后,他又决定要继续进攻下去。
他怀疑,夏寒不过是装的,如果太久没有做爱,又因为体质原因,有些女的下面确实会变得很紧的,她这种一进门就能埋在他腿间吃他大鸡巴的女人,应该不会是个处吧。
陆行的想法有些片面又有点渣,但幸好他只是放在心底思索,没有把话说出来,否则,绝对会被夏寒给打一巴掌又踹一脚的。
“水真多,把腿分开点,别夹。”
陆行吻著她的脖子,含糊不清的下著命令,被她大腿牢牢夹著的手腕一个用力,把捅进半截的手指直接塞到最裡面。
裡面层层的软肉被他的指尖顶开又抚平,剐蹭的时候带起的酥麻,让夏寒彻底的要绷不住了。
“恩……你别动,你手指别在裡面挖,我、我好难受……”
夏寒抬手死死的扣著他的手臂,嘴裡这么呢喃著,可心裡又不希望陆行在勾动刮著小穴肉壁的手指停下动作。
不过只是他的一根食指而已,都比自己插进过小穴的那个废弃手电筒要细的多,可怎么就让她觉得那么的沉沦呢。
裡面的空虚和痒意在不断的被填补和製造,让她忍不住半眯起眼睛,向后仰去脑袋,将自己的乳房往他身上贴去。
她感觉全身上下都需要被陆行抚摸,只有他才可以缓解自己的这股欲望。
陆行的掌心都已经接满了她小穴留下来的淫水,在空气当中散播满了暧昧的荷尔蒙气息。
他眼底一狠,将压在阴唇上的中指一并,跟著准备往小穴裡面捅去。
依旧紧的要命,这穴口也小的让他的手指一顿,竟然只能插进一根半手指的宽度,两根并拢的手指根本就没办法完全捅进去。
“放松。”
他已经额头布满细密的汗珠,这是被自己的肉棒憋胀难受造成的。
他现在就想将自己的肉棒朝著这要人命的小穴捅去,但他也清楚,要是扩张没做好的话,根本就捅不进去,到最后难受的还是他。
陆行的手指挖著裡面源源不断的淫水,两根手指不断的揉著她的穴口,蹭著她硬挺的阴蒂,把两片阴唇抖的不断发出泥泞的水声,听得夏寒一阵的不好意思。
“你的手别抓著我,伸下去摸一摸。”
“摸、摸什么?”
“大鸡巴摸过吗?”
夏寒现在脑子完全没办法认真思考,她的注意力一直都在被陆行不断试探著要将两根手指塞进小穴的情况给吸引。
她希望陆行赶紧捅进去,但又希望他别那么做,因为刚刚硬是往裡面捅进去一节指关节的时候,她就觉得自己下面要被撕裂了,有点疼的不舒服。
她呢喃著声,被他的手抓著自己的右手一路向下,挑起裤带,直接握上了那根向上立起的大肉棒。
与此同时,陆行将敞开的衣襟一撩,低头张口就含住了她在向前挺的奶子。

《深入浅出(1V1)》8、把水都喷出来


乳尖被他口腔内的温度一烫,整个身子不受控的抖了一下。
她能清晰的感觉到他的舌尖在绕著自己硬挺的乳头打圈环绕,时不时的还会对尖端撩拨两下,在吮吸的时候,牙齿也会轻轻的对著发硬的乳头进行著摩擦。
耳边能听到他发出“啧、啧”的吸奶声,让人觉得有几分淫荡。
可被他吸过的奶子遍布满了酥麻感在朝著大脑顶端衝击,让她对这股触觉该死的迷恋上瘾。
“恩……还有一隻,还有一隻奶子也舔一舔……”
夏寒说话的声音细软又轻,每次到忍不住轻哼出声的时候,那股娇软就好像一根羽毛尖在撩拨著他的心脏,让陆行总是要憋不住现在就想用鸡巴捅穿她的衝动。
真想操到她开始大声浪叫!
他抬起埋在她胸口处的脸,已经适应房间昏暗的视线,现在能稍微清晰的看到她此时面上沉醉的表情。
特别是她那双莹莹的水眸,裡面充斥满了欲望。
陆行伸手朝著她一直呆呆抓著自己鸡巴没有动过的手覆去,这让夏寒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自己刚才真的抓上了男人发硬发烫的大肉棒。
“跟著这样上下套弄,手不要抓的太紧。”
他带著耐心的说著话,分散了夏寒的注意力。
在看著她垂眸朝著自己身下睨去,开始在他松手的时候学著上下撸动的动作,他唇角一勾,将抵在穴口的两根手指,并拢猛的往裡面一挤。
推开裡面收紧的涌道,指尖把层层褶肉抚平,仿佛都在裡面划过了一道波浪线似的。
“啊!”
陆行的手指整根没入,还将掌心又往前推了推,将整个小穴都牢牢包裹,把她都推的原地轻跳了一下。
一个紧张,正往上套弄的手一紧,压到陆行的龟头,疼的他倒吸一口凉气。
“放轻松。”
说著话,他赶紧的伸手重新抓上夏寒的手,再次带著她上下撸著自己的肉棒。
夏寒是想学著放轻松,但小穴裡面被插进去的两根手指,实在是没办法忽略,下面实在是太胀了。
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反应才好,只能机械性的学著陆行的吩咐,不断的撸著他的那根大肉棒。
两个人贴的极近,陆行自然可以明显感觉出夏寒到底放松了多少,这个女人,要调教的事情,看来还多著呢。
他在她脖子落下细吻,沿著锁骨又回到白嫩嫩的乳房上。
在口舌的撕摩还有大掌的揉搓同时进行的时候,被她小穴紧紧吸附著的两根手指,也开始抽插起来。
陆行很有技巧,他尖端的指尖一直都保持著微勾的动作,甚至有些时候,在手指往裡面捅进去的时候,勾起的指尖还会快速摇摆两下,磨过涌道上的那些敏感点。
“恩……再裡面点,再深点……”
夏寒根本就不需要刻意的去放松就觉得自己要化成一滩水了。
大概也是已经习惯了两根手指的宽度,再加上淫水已经灌满整个穴道有了足够的润滑,她竟然觉得其实还可以再塞一根手指进去的。
或许,现在换成她的大鸡巴会更好,毕竟手指怎么都没有现在她攥在掌心裡面的那根肉棒长。
她觉得自己靠近子宫的那些位置,没有被手指蹭到的那些地方,现在痒到她骨头都在发酥。
夏寒简直觉得自己哪裡都在发起空虚,她也好像能理解,自己之前看小黄片的时候,为什么那些被操的女人,被男人插著鸡巴吸著奶子,还不断的伸著舌头想要接吻。
她现在就想这么做,舌头都忍不住的往外探出,舔过发乾的嘴唇,又往回收,蹭著自己的齿贝打著圈绕著。
性爱这种充满原始欲望的行为举止,根本不需要多少的引导,自己的身体自然会做出反应来。
夏寒抬起右腿,试图朝著陆行的腰上挂著,将自己下身打开,方便他的手可以更加往裡面刺去。
她来回蹭了好几下,在要无力放下的时候,被陆行结实的臂膀抱紧。
下一秒,他盖在她三角区的掌心一松,衝著她扯出一抹痞坏的笑。
夏寒心头一惊,觉得事情要不好,但根本就不给她任何做准备的机会,他那两根堵在小穴内的手,简直就跟打桩机似的疯狂抽动,把她顶的后背蹭著门都止不住上下起伏。
如果不是自己的一条腿被他牢牢禁锢,她可能现在就要彻底瘫软了。
“慢点,你别那么快,我……啊!恩……要被捅坏了,我不行了,陆行,我真的不行了,你慢点,我感觉不太对劲……”
“哪裡不对劲?说给我听听。”
“我、我感觉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我快忍不住了,你别插了,我求你了,慢点,慢……啊……”
陆行像是故意跟她对著来,她越求饶,他越发有种想要将整隻手臂都捅进去的架势。
她都能听到噗嗤、噗嗤的水声混著两个人急促的呼吸声在房间裡面荡开,听得让人脸不由的发烫。
“把你憋不住的东西都喷出来,小骚货,把水都喷出来。”
陆行沉著嗓音,带著蛊惑味道的哄著她,手臂肌肉绷的已经坚硬如石,两根并拢的手指已经换了一个作战方式,改成高频率的插在最深处震晃著她的穴道。

《深入浅出(1V1)》9、龟头卡在小穴口


夏寒感觉自己下面的穴道都要被他的手指晃动的彻底松动,下半身的骨头都可以被他给拆了。
她的脑子裡面都可以想象的出他那两根手指上面现在缠绕了多少自己分泌出来的淫水,耳边不断传来的泥泞声,就好像下雨天有人在故意踩水坑似的,她都不知道,自己竟然可以製造出这么多的液体来。
“恩啊……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
夏寒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裡觉得不行了,但大脑隐隐的就有种即将要崩溃死机的信号在传达给她。
陆行没有吱声说话,只是将自己的手部动手又稍稍的产生了一些变化。
他依旧在微勾著指尖不断高频率的晃动著,刺激著穴道裡面各个位置的敏感点,另外,又会将手指缓慢的退出两节指关节的位置,再狠狠的往裡面捅去。
每当他的掌心抽离又撞击贴上三角区的时候,夏寒都能感觉到自己的阴蒂会被他的手掌狠狠的撞过又摩擦过。
这种异样的舒缓感,终于让她再也没办法崩住,大脑仿佛断线,空白了几秒锺的时间。
她的灵魂仿佛在那瞬间沉浮过,回过神的时候,小穴内正不断的在抽动挤压著,吸著他的两根手指不让离开,将更多的淫水分泌出来,仿佛要嘉奖他似的,往他掌心送去。
小腹也不受控的抽动著,明明浑身上下肌肉都在绷紧,可夏寒却格外的觉得舒松舒服。
这才是真正的高潮吧,跟自己自慰时候停顿的那抹快感根本不一样,也完全相比较不了。
真的好舒服,甚至,忍不住的想要拜托陆行再对自己来一次刚才的肏穴。
夏寒倒是没有刚才那么拘谨和害羞,将自己身上的睡衣外套一脱,抬手搂住他的脖子,主动朝著他倾靠而去,把自己的嫩乳朝著他胸口贴去,侧过脸,靠在他的肩头位置粗重的呼吸著,发出娇媚的轻吟声。
“陆行……”
她软软的一喊,拖长的尾音把自己还想要的信号释放。
陆行兜著满掌心淫水的手一抽,湿漉漉的附上她的大腿根部用力一抬,直接将她抱起,转身朝著身后方向的床走去。
原本已经适应了黑暗的眼睛,在移动的时候再次看不到四周的情况,让夏寒觉得有些紧张,怕陆行会抱著自己摔一跤。
她的手才用力勾紧他的脖子,就已经被他弯身放到床上,下一秒,床头那盏暖黄色的小夜灯亮起,将整个房间照的清晰。
陆行这才一眼看到她右侧肩膀还有脖子位置,有一块皮肤红的异常,再回想起她头髮被烧焦的那些气息,这才确定,大概是刚才被燃烧的吹风机给烫到了。
幸好看起来也没有太严重,没有烫起水泡和烫破皮的样子。
陆行正想著要不先帮她把这块烫伤的皮肤给抹上药膏,就看著她那双水汪汪的眼睛飞速的扫了他一眼,接著,又低头朝著他的胯间看去。
垂眸一睨,就看到自己的大鸡巴被歪斜的裤带勒著,正冒出了一个圆润的龟头在外面。
刚才让夏寒伸手朝著自己的肉棒摸去的时候,都忘了把裤子整理好了。
夏寒还记得自己刚才在黑暗中的触感,圆圆的一根攥在手裡,微弹,又发硬,还滚烫的很。
现在仔细看起来,陆行的鸡巴,还挺可爱的,龟头是深粉中带著一点紫的颜色,看起来也挺光滑的,再加上马眼处沁出的晶莹,总让夏寒想到水信玄饼这个小吃。
就是她这种眼神,直勾勾的,带著火热的勾著他。
陆行刚按下去的燥火瞬间被她挑起,在看著她曲起并拢的两条腿,小穴的淫水都将那些阴毛粘的歪歪扭扭的,回想起自己刚才捅进去的两根手指,被她的小穴吸的要绞断似的,他当下将裤子往下一扯,扶著自己粗胀的肉棒就朝著她走去。
抬脚将她并拢的腿分开,把她推倒在床上躺定后,他单膝跪在她腿间,扶著肉棒根处,拿著龟头蹭著她的穴口,将那些淫水往上面刮著。
“这裡被人操过吗?”
陆行问著话,看著夏寒红著脸摇著脑袋,心裡是一阵的雀跃。
果然是个处,她的第一次,今天就是要被他拿下的。
他大概是著了夏寒的迷,明明两个人才第一次见,他却被激起了只有她才可以被自己操的性欲。
“这么湿,那么欠操,平时都自己用手在抠的?”
陆行问著话,分散了一些夏寒的注意力,将自己的龟头朝著她的小穴缓缓的挤了进去。
她太容易紧张了。
在一感觉到小穴有异物闯入的那瞬间,她的穴口立马缩紧,就算陆行已经蹭了她不少的淫水做了润滑,还是被吸的没法动弹。
刚才明明插进去过两根手指了,可现在,还是紧的要把他的肉棒给绞断了。
陆行的额头已经冒出大颗的汗珠,看的夏寒也是眉心不受控的拧紧。
有点疼,大概是因为陆行卡在那边没有动的原因,所以疼的也不明显。
刚才陆行的龟头不停的蹭著她小穴口的时候,她也以为自己可以含得住这跟大肉棒的,可当真的往裡面插的时候,她是知道自己错了。
“要不……算了吧?好像挤不进去,你往裡面塞我觉得有点疼。”
夏寒撑起上半身,想要阻止陆行试图继续往裡面挤的动作,他稍稍一动,是真的觉得穴口要撕裂了。
“你放松,你裡面吸的太紧了。”
穴道裡面的肉都挤成一堆挡在龟头前,废话他捅不进去。
陆行正准备不给夏寒任何的心理防线,直接往裡面狠狠的一捅,就在这关键时刻,突的,听著窗户好像被人敲响。


赞(8)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威望:+10(Diss)
------------------------
5
TOP Posted:2021-06-17 10:06 樓主 引用 | 發表評論
苍天之弑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9708
威望:875 點
金錢:563 USD
貢獻:20414 點
註冊:2016-11-07


这就完了?
------------------------
T
TOP Posted:2021-01-24 01:59 #1樓 引用 | 點評
小恶魔天使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1557
威望:156 點
金錢:7 USD
貢獻:54120 點
註冊:2018-10-08

感谢分享
TOP Posted:2021-01-24 08:13 #2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