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公妻(1-7完结)
-->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公妻(1-7完结) 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流利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2451
威望:381 點
金錢:88 USD
貢獻:52390 點
註冊:2014-03-29


[現代奇幻] 公妻(1-7完结)



本帖被 Diss 執行提前操作(2021-06-10)
第一章上

  人生如同一部悲喜交织的电影。惊喜之后,往往是麻烦和不如意。

  新婚燕尔,美好蜜月。

  随之而来的是一个约定之期的到来。一个不如意的,甚至让我头痛至极的约
定。

  「李逸。」

  「李逸!」

  「李逸!!」

  「嗯?」我抬起头,望着坐在对面的妻子,灵,陈灵.

  「在想什么呢,叫你好几次了!」妻子用筷子指了指桌子上釉白色深盘子里
的排骨汤,「喝汤啊,都说了几遍了,尝尝我新学的海带排骨汤做得怎么样。」

  我和陈灵,此时正处在大陆的一个南方小镇里. 这里的人不是很多,绿植覆
盖率很高。当然,我觉得这里并不是个度蜜月好地方,虽说这里景色优美,但缺
少了游玩场所,作为旅游的话实在是太单调了一些。但是这是妻子要求来的地方,
我只好服从她的意愿。也是,从小生活在大都市的她想尝试一下慢节奏的小镇生
活也无可厚非。

  我们租下了一处小宅,作为在二十一世纪的主力军,我们的工作主要在线上。
她是一名网络作家,用键盘描写着一个个幻想的爱情故事。我是软件策划工程师,
负责根据用户的要求给公司的上架软件提出优化方案,一个很普通的职业.

  此时,我们正坐在宅子里小巧的奶白木制小圆桌边。她在那头,我在这头.

  「嗯,刚才想方案入神了,好,我来尝尝. 」我端起碗,用勺子在盘子里盛
了些汤和骨头.

  陈灵是做菜的老手了,她说的「新学」可能只是改了一下配料搭配方式。

  排骨汤很香,调料放的很合适,火候也掌握得很好。

  「味道真不错!」我丝毫不吝啬自己的称讚,举起大拇指。

  灵笑了。她笑起来很美。有的人笑起来很阳光,有人笑起来很养眼,有人笑
起来让人觉得舒适. 灵的笑包含以上的所有,却不止如此。我很爱她,她的笑是
很大一部分原因。

  「好喝就多喝点,很有营养的!」

  虽然汤很符合我的胃口,但是此刻我并没有心情品尝它。

  「下个月,我和几个朋友约定好要聚一下,带上你。去吗?」我轻声询问道,
「也可以不去的!」

  我决定了,如果灵不想去的话,哪怕是破坏约定,担上无法承担的后果,我
也认了。

  「可以啊,既然约定了,那就去吧,失约可不太好!」

  她答应了,我的心却揪了一下。

  没事的,又不一定会是我们。我自我安慰道。

  夜晚,我窝在书房的工作桌前,看着空荡的电脑桌面出了神。

  那时,我还是个十二岁的孩子,和每个孩子一般,害怕无聊,也害怕被孤立。
那时的孩子总是有天马行空的幻想,也有不切实际的期望。

  村头的柳树下,一群十一二岁的男孩子聚集在一块.

  「如果我们以后娶不到媳妇咋办?」问这话的是我们这些孩子中间的「大哥」,
张放。他发育得很好,虽然我们都是同龄,但他早早就窜上了一米七,还壮实。

  在那个村子里,和我们同一辈的没有女孩子。上一辈生下来的,个个都是大
胖小子。七个包括我都是男娃娃。在村里上的小学,同年级就我们七个一班,被
一个老师带着,戴着圆圆眼镜的老头.

  张放提出的问题我们一个都没回答的上来的,毕竟小小的我们还没有思考着
媳妇的事。

  「我们之中以后总会有的吧。」一个小夥伴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那我们想个主意,确保我们以后个个都有媳妇吧!」张放摸着下巴对我们
说. 我们一个个都踊跃的提出自己的想法,但都没被张放採取。

  张放突然一拍脑袋,道:「我有办法了,你们等着,明天还在这里集合!」

  他说完便跑回家了,连头都没回。

  翌日的早晨,张放又把聚在柳树脚下的我们带到学校的教室里。

  因为是暑假的原因,学校没有人,我们是从墙上翻进去的。

  张放从怀里掏出一张摺叠起来的纸,抖了抖,平铺在课桌上。

  我们好奇的围着看,上面写道:「十二年后,张放、方毛……等七人各自带
着自己的老婆,聚在一起,从中选个最漂亮的,做剩下的六人的」公妻「。

  「公妻」是指给六个人做老婆,并随机给其中一个人生孩子,为期一年。

  其中五个人每个人给「公妻」的老公十万元,而让「公妻」怀孕的那个人,
要给「公妻」老公五十万元。

  破坏约定的人要交出五百万元给其他人。「

  这段话的下方还有很多空白。

  张放拍拍手道:「为了让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得到和漂亮的女孩子生孩子的机
会,我想了这个方法,怎么样?」

  方毛第一个鼓掌:「放哥真厉害,想了个这么好的主意。」

  有两个也跟着鼓掌起来。我没有鼓掌,还有两个夥伴也没有。

  张放又说道:「谁不同意我们以后就不跟他玩。」

  这下谁都没意见了。孤立,是那时对付我们最有用的利器。

  张放带来了缝衣服的小细针,道:「我们在上面签名,并按个手印。我先来!」
说罢,便在左手大拇指刺了一下,等血珠流出来,在纸上按了个血印,在印子下
面写上了「张放」两个字。

  剩下人都效仿着他各自签了名,盖了手印。

  然后张放又小心地把纸折好,放在怀里.

  一声铃声把我拉回了现实,电脑桌面底下有图标闪烁.

  原来是来电子邮件了。

  我用鼠标点开图标。是张放的邮件:「时间已经定好了,下个月八号,地点
xxxxx」其实在十三岁那年,我们一家就搬离了那个小村,来到了一个陌生
的城市,和他们也断了联系,甚至我都忘了那个约定。

  可是在上个月,我不知道张放怎么会找到我的联系方式,并约了我见面,还
顺便在见面的最后提了一下那个约定。

  「那个约定正常履行。」他说道。

  这就是我苦恼的原因!

  我关上电脑,轻轻走到卧室的门口,慢慢地打开了房门,没想到灵并没有睡
着,而是在侧卧着玩手机.

  「工作完了吗?」灵把手机丢到一旁,问道。

  「嗯。」我回应道,并打开了灯,「关灯玩手机对眼睛不好。」

  「我刚才只是在听歌,来,亲一个。」灵张开了双臂,等待我的拥抱。

  我走到她的旁边,抱住她,嘴唇覆上了她的嘴唇。

  灵的唇齿中流溢着让我着迷的味道。我轻轻地用舌头刮着她的牙齿,与她的
嫩舌交织着,吮吸着。

  我的右手从她的如丝绸般的睡衣里攀上了她的胸上,温柔地揉捏她那精緻玲
珑的乳房,尺寸合适得让我一只手掌正好包盖满.

  我的左手环住她的柳腰,从背后向下探索着。然后摸上了她那让我最为喜爱
的臀部,虽说不是很大,但特别挺翘和有弹性。我缓慢地、用力地捏着她的臀,
指尖渐渐从臀沟往下移去,浅浅地插进了她的菊蕾。

  灵的咽喉低吟了一声,身子颤抖了一下。

  下面,我的左手指尖在灵的菊蕾口抽插着;上面,我的嘴堵住她的嘴。她的
嘴里吐出一些字眼,带着低吟,并不清晰:「不要!」……「髒」……

  良久,我们的嘴巴分开了,在中间拉出了一条细亮的银丝.

  灵的双眼朦胧而又迷离,嘴巴微张着:「老公,我要……」

  我的心更加热烈起来,大脑已经没办法理智地思考,下面也肿胀的厉害。

  我急不可耐的褪去自己身上的衣物,丢到地上,然后双手从睡袍中间往后剥
去她身上碍事的东西。

  正当我扶住自己的下体准备进入时,灵从床头拿了一个避孕套,用嘴撕开.

  「老公,戴上这个。」妻子不想在此时就开始生子,於是我们每次都要进行
保险措施。

  我哭笑不得,只能戴上这个破坏性致的东西。

  然后在灵的低吟里进入了她的身体.

  红木底的席梦思床也开始发出了吱吱呀呀的叫声,与老婆的娇吟声相和着。

  下体的紧緻让我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喉咙里闷哼声轻启。

  肉体的啪啪声在空荡的卧房里回荡,春意盎然。

  在我眼里,她是小巧的、精緻的、让我精心呵护的人,值得让我在性爱时刻
保持着对她的温柔。

  我和她的姿势并不算多,用的最多的,也就是正常的面对面男上女下的姿势。

  这个姿势,在我的视角,能观察到在性爱中使我欲罢不能的灵的表情:微张
的小口,鼻翼极小幅度的颤动,透着水光的黑眸已经迷离,眉头也随着我的撞击
轻轻皱着,喉咙里发出不自觉的如奶猫般的叫声。

  当然,我也喜欢她平趴在床上,从她那挺翘的屁股上往下插入,那白嫩细腻
而又软弹的臀部拍打着我的胯部,使我感受到了极大的的满足。

  二十分钟后,我在灵的体内射了,这已是我极力克制的成果,我希望她能感
受到最大程度上的快乐。

  可是我的精液却被层膜挡住,无法接触到它们魂牵梦绕的温床,只能在无机
物的小袋子里游离.

  然后被扔进在床边的垃圾桶。


赞(8)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威望:+5(Diss)
TOP Posted:2021-06-17 09:57 樓主 引用 | 發表評論
流利 [樓主]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2451
威望:381 點
金錢:88 USD
貢獻:52390 點
註冊:2014-03-29


第二章中

  这一天,我忐忑不安,我焦虑仿徨,我心存侥倖。

  还有未名状的一丝丝期待。

  蜿蜒曲折的道路绕着一座不算很高的青山向前漫去,道路旁的深林里传来唧
唧喳喳的鸟叫声。

  副驾驶上的妻子看起来心情很愉悦,一直在讚美这里的景色优美。灵穿着一
身紫红色长裙,极其适合她。她的脑袋时不时探出窗外,乌黑的发丝随风飘动,
一只手感受着这阳光下的温暖的山风,嘴里哼着歌。

  我的思绪也像灵的发丝一样,随风飘向了远方。

  上个月,虽说已经到了秋天,但酷暑仍未消退。

  时隔十二年,我和张放再次碰了面。

  再次见到张放,我首先被他那一米九几的高个子所震撼。虽说在我的回忆里,
张放在我的印象里都是比较高大的,但再遇到,张放在现实还是让我吃惊了一下。
他高大的身材给了我很大的压迫感,毕竟我并不是很高,一米七五左右。同样是
站着,面对面我还要小幅度地抬头看他。

  「嗨,好久不见。」张放开口了,低音炮的嗓音着实让我感觉到了压抑的感
觉.

  我和张放约在xx中心公园门口,嘈杂的环境实在不适合交流。

  我高声回应道:「好久不见,这里实在太吵了,我们去附近的露天餐馆聊吧!」

  张放点点头表示同意,他应该也不太喜欢在这里交流。

  坐下来似乎好了很多,张放带来的压迫感也少了许多。我注意到他的手臂很
粗,肩膀宽阔,里层单衣也被胸肌撑的很饱满.

  「经常健身?」我指了指他的手臂。

  张放抬了抬手臂,肌肉微显,让人感觉很有力量。他轻声笑了一下,回答道:
「嗯,已经坚持了有七八年了。」

  我们点了两杯冷饮,边喝边聊。他的是红茶,我的是柠檬汁。我很喜欢喝这
种很酸有带着一点甜的饮料。

  接下来的谈话颇有些无聊,也无非是我问问他的近况,他问问我在哪任职高
就。

  虽说聊天氛围有点尴尬,毕竟共同话题比较少,但总体还是比较偏愉悦的。

  当然,不可避免的,我们谈到小时候。

  「童年时光还真是欢快呢,一转眼,我们就这么大了!」我感慨道。

  「嗯,我还记得那时候我带着你们在村子里乱疯,抓虾爬山,样样都做。」

  「那时,你还是我们孩子王呢!」我笑着说,低头喝了一口柠檬,杯麵上有
一片切的很漂亮的柠檬,颜色也很漂亮。

  「还有」公妻「约定。」他把「公妻」两个字咬的很重。

  我怔了一下,然后笑道:「那时真的是瞎玩呢,做出一点都没用的纸张约定。」

  张放笑了,笑声感觉有点嘲讽的意味,「可是,这个可是我们约好的啊!」
他盯着我,「这可不是没用的东西,契约我还完好无损地保留着呢!」

  「这契约毕竟没有法律效力 .」我讪笑道,「再说……」

  我的话未说完,就被张放打断了,「你听说过」隐法「吗?」,他问道。

  作为一个对法律有一定了解的我,当然知道这个名词:「隐法」,是建立在
法律以下的隐性规则,当模稜两可的事件出现时,「隐法」则明确定义了事件的
执行方法,是解决纠纷的一种更有效的方法。它不在大众的眼里,因为明面上的
法律已经解决了普通民众绝大多数的纠纷,当真正无法判决的事件出现,它才作
为高级法庭法官判决依据。

  张放见我不说话,便继续说道:「法律是政府明面上为弱者提供的保护规则,
而涉及到自愿被杀、自愿色情和版权跳跃继承等方面的纠纷则由」隐法「提供的
规则进行判决. 」

  「恰好,我们这个约定是在」隐法「包括下的哦!」他笑得很得意,因为他
发现我的脸色渐渐变得不对。

  他起身拍拍我的肩膀,「再说你的老婆也并不一定在我们老婆之中最漂亮的
对吧,你可能只要花十万块钱就能享受到比你老婆更美的人,何乐而不为呢?」

  张放凑到我的耳朵旁,用那低音炮的嗓音说道:「那个约定正常履行!」

  似乎转眼间,我们就走完了这看似很长的路。

  可能除了经常在山上活动的当地人,谁也不知道这里藏着如此美妙的建筑.

  我和灵此时已经将车停好,站在一座壮观的别墅前,藏在密林中的山顶别墅。

  妻子用手拽了拽我的袖管,问道:「你的朋友谁这么有钱,能将这里包下来?」

  我转头望向妻子,她今天画了特别精緻的妆容,其实我本想让她素颜的,可
她却说为了给我涨面子,格外用心画了十分好看的妆. 这让我的心又往高处悬了
一点.

  我微笑了一下,并没有回答,因为此时张放已经出来迎接我们了。

  他在别墅门口向我们招手,妻子灵看到他时好像也吃了一惊,毕竟我们身边
很少有张放这么高大的人。

  我拥着妻子向他走去,当到达他身边时,我和妻子都要抬头望着他,尤其一
米六五的妻子,虽说穿了高跟鞋,但在张放面前显得很娇小。

  我和他握了握手。

  「这就是嫂子吧,真漂亮。」说完,张放很自然的又将手伸向妻子那边。

  妻子也伸出那纤纤小手,和他握了一下。

  我清楚看见握手时张放的手指在妻子的手背轻轻捏了一下,然后松开了手。

  妻子脸上挂上了一点浅红,似乎有点害羞。

  招呼打完,我继续轻拥着妻子在张放的引导下走进别墅。

  可没过多久,我和妻子就在木制的楼梯扶手旁分开了。

  「嫂子先跟其他朋友的妻子相处一下吧,我和李逸还有其他朋友有重要的事
先去处理一下。」张放拍拍我的肩膀说道。

  妻子看着我,似乎在徵求我的意见。

  我微笑抚摸着她的脸,「没事的,一会就去找你。」

  她乖巧的点点头,随即被一个穿着像服务员的女人引向了一楼的一个房间.

  而我则跟着张放来到了三楼的大厅,看到了有五个人坐在棕皮沙发上。见到
我时,他们像我点点头示意。而在张放的介绍下,我才知道他们是当年的那五个
夥伴。奇怪的是,我并没有从他们的面庞看到熟悉的痕迹,每一个人都很陌生。
我在张放的招呼下也坐在了真皮沙发上。

  张放将三楼大厅的门关上,打开了放置在沙发前的宽大的液晶显示器。

  在屏幕里的有七个女人,我的妻子也在内。

  「那么,请打分吧!」张放也一屁股坐在我的身边,看着屏幕,手里拿着遥
控器。

  屏幕开始分成七个区域,每个区域都标着白色的数字号码,然后每个女人特
写镜头都在独立区域内,我先看了一下妻子镜头,是3号,此时正跟旁边的穿着
蓝白色的长裙的女人说话。然后我目光移向了其他的女人,先是和妻子说话的那
位,她在四号区域,虽说这个女人稍有姿色,但是并不能比得上我的妻子,我摇
了摇头,再转向下位,下位更是一般,我只好再继续观察。

  再仔细观察完之后,我不知道是不是主观问题,我没看到比穿着蓝白裙子的
更好看的女人,也就是说我主观上认为这里并没有一个容貌能比得上我的妻子的。

  「现在开始投票。」张放摇摇手机,「将你们认为最漂亮的人的号码用短信
发过来!」

  我只能惴惴不安地投了四号,那个穿着蓝白色的裙子的女人。

  当投票结果出来时,我感觉大脑一下子充满了血,眼前一片红色。

  一票二号,一票四号,五票三号!

  我的……我的妻子……要被当作「公妻」了吗?

  我用颤抖的双手抱住头,对这结果丝毫不相信。

  一旁的张放将我拉到阳台,安慰道:「我没有投你的老婆,我投的是2号。
既然是这样的结果,那就接受事实吧,也就一年。」

  他又问道:「你老婆知道吗?」

  我无声呜咽,缓慢摇摇头.

  「那就难办了,只能想想办法了。」

  回来的时候,副驾驶上的座位是空着的。我的心,也是空的。

  我在张放的劝说下回了家,他告诉我说与其现在告诉灵,不如我先回家,让
灵慢慢地接受现实,那时,时间会抚平一切的。

  我很怕见到灵,因为让我亲口告诉她不如让我死了算了,张放的办法也未必
不可行。

  回到属於妻子和我的小宅里,我很难受。正此时,我的手机里传来短信的铃
声,告知有人给我那准备十万元的银行卡汇了一百万元。我的心情更加抑郁了。

  夜晚,我一个人蜷缩在床上。明明才是秋天,怎么会感觉到寒冷。

  我想着妻子被留在那会有多无助,我回来甚至连她都没见到一面,又想到以
后还要被六个轮流下种,怀上别人的孩子。我的下体居然肿胀了起来,可能脑海
里的情景让我有点性起。

  我的手机又来了短信,是张放的,他告诉我他给我发了邮件。

  是灵的消息吗?

  我从床上爬起,跌跌撞撞走到书房,打开电脑,打开电子邮箱,主题是「陈
灵」。

  有两个附件。

  我点击打开第一个附件,是一张照片,让我睁眼欲裂的照片。

  妻子躺在床上,紧闭着双眼。她是赤裸的,两只白皙的腿正对着摄像头打开
. 嘴角旁边都是透明偏白的精液,还有挺立着乳头的乳房上也有精液,最后是最
显眼的地方:妻子平时那粉嫩的阴部此时已变得深红,明明是形成一条细缝的小
穴被肏的翻开,阴蒂肿大,还有血丝的痕迹,合不拢的穴口往外流着精液。

  妻子的小穴是很漂亮的,没做时阴蒂阴核都向内包裹着,形成一条细缝. 就
当和我做过后,也会很快穴口也会很快收缩在一起。

  可见此时妻子经历过多么激烈的性爱。

  我颤抖地点开另一个附件,那是一个视频,长达两个小时.

  视频的开始,是一片漆黑的,然后张放说话了:「我已经把她迷晕了,现在
开始吧!」然后是悉悉索索的脱衣服的声音。

  视频亮了起来,镜头中央是床上的妻子被脱只剩白色蕾丝花边胸罩和三角裤。
一只手开始在妻子的胸上揉捏,然后又出现一双手放在了妻子屁股底下,摸着妻
子那挺翘滑嫩的屁股。妻子的胸罩被撕开扔到了一边,一双大手在妻子的乳房上
揉捏着,大手的食指按着妻子的乳头,很快她的乳头就被刺激得挺立起来。镜头
拉远,一个赤裸的男人抱起妻子的上身放在怀里,两只手放在了妻子的胸上,肉
棒顶着妻子的屁股,嘴里说着「真软」、「好舒服」诸如此类的话。另一个男人
则拉开了妻子的三角裤,大声惊叹道:「名器,名器!我们有福了。」

  我有点没耐心地将进度条往右拉,很快,到了妻子被插入的时间点. 我死死
盯着屏幕,看着一个比较细短的肉棒顶着我老婆的阴部,龟头缓缓推入她的小穴,
然后随着男人的低吟彻底进入妻子的体内,开始抽动起来。没过一会,他便泄了,
射在了老婆的阴道里。他刚抽出来,另一个肉棒又进入了,妻子此时开始发出无
意识的呻吟。

  我麻木地看到妻子前后被五条肉棒插入内射,肚子已经微微隆起,想必子宫
里溢满了浓精。

  最后,我又听到了张放的声音,「帮我拿一下手机,我真的忍不住了!」

  镜头快速的转了一圈,此时五六个赤裸的男人正围着妻子,然后又定格在张
放和妻子的身上。

  张放的肉棒居然有妻子手臂那么粗,二十公分长.

  当张放的肉棒慢慢挤入妻子的小穴时,妻子的小穴像是承受不住一般,穴口
有血流出来,但并不多。

  可张放不管,依旧往里面硬插,嘴里低声喊着:「啊,好紧……」

  当彻底插进去时,妻子的平坦的小腹都出现了隆起的形状。

  他插进妻子的子宫了!

  然后他开始了重重的抽插,妻子的呻吟变成了哭泣,在昏迷中哭泣。

  高大的张放压在娇小的妻子身上,妻子整个人都被剧烈的带动起来,乳房乱
颤。

  足足四十分钟,最后张放在更加激烈的抽插中将第一股精液射进了妻子的子
宫.

  张放居然能忍着抽出来将接下来两股精液射在了妻子的乳房和嘴角的脸庞。

  此时,我的肉棒已坚硬如铁.
TOP Posted:2020-12-19 16:41 #1樓 引用 | 點評
流利 [樓主]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2451
威望:381 點
金錢:88 USD
貢獻:52390 點
註冊:2014-03-29

第三章下(1)

  对於这个录像,我看得并不仔细,因为我实在看不下去我的娇妻灵被别人凌
辱的样子了。但是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我的下体已经高度充血。我用力锤了一
下我那不争气的肉棒,剧烈的疼痛感从下体传来。可能是因为太用力的原因,解
开自己的皮带,我看见的的下体已经开始发肿. 忍着剧痛,我现在想的第一件事
就是给张放打电话,质问他为什么跟我明明说好要循序渐进,却第一夜便轮奸了
妻子。

  张放并没有接电话,更过分的是他的手机关机了。

  或许张放就是个混蛋,可更加混蛋的事,我居然相信了他。

  我真傻,真的傻。

  泪水打湿了我的双眼,我仿佛又看见了我和灵初次见面的那一天。

  那是在六年前,我高考复读时进了灵的班级。虽然不能说是第一眼就看见了
她,她也没有那么亮眼,但是坐在班级的后面的我迟早都能看见绽放在阳光如花
般的笑容——不是为我笑,却让我心动。

  人生的奇妙之处不在於奇蹟,而在於巧合。

  五六十个学生,被老师随机编排,我坐在了灵的后面。我相信这是老天给我
的机会,既然是机会,又怎么可能会让它白白溜走呢?於是,我疯狂在她面前刷
自己的存在感,从让她帮我捡东西开始,到课间给她讲笑话,然后给她画了一张
画——不是很好,却尽了我最大努力。也许真的天道酬勤,我得到了她的青睐.
在教室,她的笑容一半都是为了我,我的作为全是为了她。

  可是我们考上的并不是同一所大学,也不在同一个城市。我们开始了长达四
年之久的异地恋。

  灵在我眼里,是个感情细腻的人,她的容貌也同样细腻,但她从来不将自己
美貌展示出来。

  她气质高雅,穿着普通的棕色大衣都能让人望而却步;她感情单纯,我是她
的初恋,当然,她也是我的初恋;她珍节自爱,四年之中,除了我以外,她和任
何男生保持距离,就是她的第一次,也是在新婚之夜给予我的。

  我爱她的笑容,我爱她的容貌,我爱她的身材,我爱她的一切属於我。

  却在这一刻,崩碎了。别的男人玷污了她,而且不止一个!

  张放真是个混蛋啊,让人咬牙切齿的彻彻底底的一个恶人!

  一连两个星期,我都没有灵的消息,给过张放打电话,可总是关机,邮件也
石沉大海,中途我去过那座别墅,可早已人走楼空。做任何事情我都没有精神,
此时我意识到了,灵给我带来的,是我生活无法缺少的。

  唯一寄託我的念想是那张淫秽的照片和视频,但每次我观看时,下体总是肿
胀的不行。我不知道是人的本能反应还是什么的,但是终於有一天,我控制不住
自己,看着灵被轮奸的视频撸了出来,也许是厚积薄发,我射了很多,很多。

  当久违的邮件图标跳动时,我又差点哭出来。

  是的,时隔两个星期,张放又给我发了一份邮件,还是一张照片和一张视频
.

  这次,我先打开了视频.

  灵的脸出现在了镜头,她依然那么美丽,可现在却是素颜。她穿着白色女士
衬衫,下着水洗蓝色紧身牛仔裤。灵似乎没发现到镜头的存在,又或者是她熟悉
了镜头的存在。

  灵蹲了下来,双腿跪在地上,正当我不理解时,镜头出现了一个男人的下半
身。只见灵熟练的解开了男人的裤子,双手隔着内裤抚摸在了男人的阴茎上,然
后将男人的内裤脱下,用小手握住那只不属於我的肉棒。她上下套弄着,她的脸
离着肉棒如此之近,以至於我都能看见她的鼻息喷在了肉棒上。妻子张开了嘴,
我不敢相信,不敢相信和我谈了六年恋爱,结婚了两个月的丈夫都没有享受到她
的口舌服务,却在一个陌生男人的面前张开了嘴。没有悬念的,妻子将肉棒含了
进去,用舌头细细舔舐着青红色的龟头,小心地抚摸着男人的蛋蛋。男人丑陋的
肉棒蹭着她细嫩的脸颊,而妻子却专注的用口卖力地吞吐着。渐渐地,妻子的双
手放在了男人的屁股上,男人的暴着青筋的手掌按在了妻子的脑后,用肉棒往妻
子的喉咙深处抵去,然后妻子的脸深陷在男人杂乱的阴毛里,妻子立即发出了乾
呕的声音。

  男人抱着妻子的头往后倒退,妻子也只能跪着抱着男人的大腿往前行,不一
会儿便消失了在镜头. 摄像的人似乎看出了我的焦急,镜头立刻转了向,对准了
坐在床上的男人以及面部深陷在男人下体的妻子。男人的双手此时已从妻子的头
部转移到她的胸前,解开了她的衬衣。灵的衬衣里面没有内衣,一对白嫩的奶子
马上暴露在空气中,让我吃惊的事妻子的乳房似乎变大了,像白面在男人大手里
不断的变形,顶上的樱桃翘立红紫,妻子更加卖力的吞吐着,乾呕声也更加频繁
了。终於,随着男人的长吟,他在灵的口中爆发了,由於爆发时在妻子的喉咙里,
妻子呛出了眼泪,然后将腥臭的精液吞了下去。

  妻子细心的舔舐着男人已经发软的肉棒,将残留的精液也用舌尖处理乾净.
也许是看到妻子这么淫荡的行为,妻子口中的肉棒又硬了起来。

  「趴好!」男人用肉棒拍拍灵的脸,命令道。

  妻子顺从地趴到了床边,将屁股高高翘起。

  男人走到灵的身后,扒下了灵的牛仔裤。同样,里面同样没有内裤。妻子的
以前那稀疏的阴毛现在被剃得乾乾净净,整个阴部早已湿透。

  男人扶着自己的肉棒,用龟头摩擦着妻子的阴蒂。妻子被摩擦的难以忍受,
左右摇摆着腰肢,淫水不住地往下流。

  而在电脑屏幕前的我,脱下了裤子,变态般的将自己的鸡巴上下撸动着,眼
睛死死盯着屏幕,生怕错过什么.

  男人似乎更加忍受不了,扶着妻子的纤细的腰肢,用力的插了进去,这一瞬
间,妻子的头向上仰起,发出舒服的长吟。

  「贱人,贱人!」我看着视频里男女的交合,哭着喊,同时加快了撸动。

  「啪,啪,啪……」带着水声的交合声在房间里回荡。男人兴奋地拍了妻子
白嫩的屁股,妻子屁股上立刻出现了红色手掌印。

  「怎么样,爽不爽?」男人趴了下来,在妻子耳边问道。

  妻子只是低头轻哼,没有回答。

  「是不是比你老公肏你爽多了,嗯?」妻子依旧没回答,男人没趣,便又一
巴掌拍在老婆屁股上,然后抱着妻子用力抽插。

  最后男人将妻子翻了过来,抱到床上用老汉推车的姿势快速的冲锋着。突然
一声闷哼,趴在老婆胸上,将下体用力顶着妻子的阴部,两个性器紧密的结合在
一起,男人的精液射进了老婆的子宫里.

  我望着从老婆穴口里流出的白色的精液,在发狂的撸动中,射了一地。
TOP Posted:2020-12-19 16:42 #2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